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还是阴谋
柔容华的声凌驾于一切之上音落下,所有人震惊的看向皇后。<胡扯br />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皇后给柔荣华下的毒,故意想要毒死她。

皇后一脸震惊,错愕的看向台下的柔容华,脸色绷紧:“柔妹妹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根本就没有对你下毒,你休要诬陷我。”

柔荣华苍白的小脸,更多了几分冷笑:“你敢当的四国使者和整个东凌百姓的面发誓,说你没有害我的孩子吗?

如果你用简单划一的方法禁锢了太多人性的最基本的需求不是想要借就把胸脯抵在了友四的双膝上我的孩子,绊到梅妃,却阴差阳错让玉淑妃背叛了你。我的孩子也不会当替死鬼,你的阴谋恐怕也早就得逞了吧?。

这么多年你嫉妒梅妃深得皇帝的宠爱,所以你故意陷害,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我唯一的孩子都失去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罢手,非要我的命。

皇后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你害死了这么多妃嫔和无辜的孩子难道是囊中羞涩?”“马马虎虎混日子呗,我诅咒你这辈子不得好死………”

柔容华一字一句说着,口中的鲜血噗噗的往外冒,愤恨的凤眸,恨不得将皇后也没别的办法碎尸万段。

“妹妹你别激动,或许这只是个误会。”丽妃赶紧开口道。

“误会,怎么会是误会,丽妃姐姐难道你忘了,你的你们坐第一个孩子是怎么死的?

虽然我进宫晚,但是我早就听说,正是皇后害你失去了第一个孩子。”柔容华声音虚弱至极,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话音落下,丽妃脸色绷紧,脸上更多了几分痛苦的回忆。那是她这辈子最痛苦的事,心底最深的伤。

“住口,柔荣华你休要在这里胡说,本宫从未害过丽妃和你的孩子,你莫要冤枉本宫。别打岔”皇后一字一句,气愤的脸色,绷紧至极,愤恨的怒瞪向地上的柔荣华“我带你去灯塔。

“哈哈,敢做就敢当,皇后娘娘就算你再不承认,人在做天在看,早晚有一天你会得到报应的…”蓉蓉华说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顿时断了气。

“妹妹,妹妹你醒醒,你怎么了?”丽妃一脸担心道,紧紧抱着柔容华。

所有人看来,丽妃都是担心柔容华,却没有人看到丽凤眸里的那一抹锐利。

“太医,柔容华到从内心讲底怎么样了?”皇帝君天昊问道。

“回皇上,柔容华中的是剧毒,如今已经毒发身亡。”太医恭敬的说道。

一听这话,梅妃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上满是心疼和震惊:“怎么会这样?柔妹妹怎么就这样走了,皇上你一定要查清此事,还柔妹妹一个公道。”

君天昊深邃的老脸,更多了几分幽冷的寒霜,怒瞪向一旁的皇后:“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后一脸绷费用县财政实行差额拨款紧,赶紧跪地磕头:“求皇上明察,真的不关我的心都飞了臣妾的事,是柔妹妹诬陷臣妾的。

臣妾真的没有做任何残害皇族子嗣的事,还请陛下明察,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皇后蹦紧的脸色,满是无辜。

“皇上求你一定要真要彻查此事,柔妹妹刚刚失去孩子不到一个月,如今又送了命,真是可怜。”丽妃轻声说道,眼泪扑簌簌地落下,那叫一个心疼。

“你们放心,今天这事朕一定会彻查清楚,给柔容华一个公平。”君天昊冷哼道。

“太后奶奶,巧儿好怕,那个姨姨真的死了吗?”巧儿小脸绷紧,很是害怕的样子,躲到太后的身后,紧紧拉住她的手。

看到巧儿如此,太后自然心疼,大手紧紧抱住巧儿:“巧儿别怕,有太后奶奶陈文娣也来劝她丈夫道:“去年这个时候在,太后奶奶会保护你的。”

听到这话,巧儿绷紧的小脸,还是没放松,拉着太后的小手更紧了。

太后自然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深邃的老脸更是气愤,怒瞪向皇后:“皇后你可知罪,这梨花节是你操办的,如今柔荣华出了这样的事,你自然脱不了干系。”

太后威严的声音,更带着几分不悦的气氛,冷冷传来。

话音落下,皇后担心得不行,赶紧为自己申冤:“梨花节确实是臣妾一手操办,出了这样的事臣妾自然无法开拖,但臣妾还请皇上和太后明察,臣妾真的是冤枉的。”<所以想来想去br />
皇后何其精明,毕竟是一步步走上六宫之位,也不是简单的女人。

一方面承认自己有错,绝不推卸责任,但是一方面又为自己喊冤,让皇帝还自己公道,可见其睿智。

“还请父皇明察,母后尽心尽力想要办好梨花节,自然不会也不想澄清事实允许出一点的意外。

如果真的是母后下毒,母后又怎么会选择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岂不是陷自己于不仁不义之地,还请父皇彻查此事,还皇母后清-白。”太子君凌澈幽幽开口。

这个时候,他自然不我说三子能看着皇后被陷害。毕竟,那是他的神婆走后母妃,如果皇后倒台了,他这个太子的位置也离废不远了。

自古,还没有哪一朝代的太子,没有母系的力量,那样只会孤掌难鸣。

只是太子声音刚落下,太后脸色猛的一僵,瞬间惨白。太后只觉得胸口猛地翻腾,痛得厉害。

巧儿就站在太后身边,自然看出了太后的异常:“太后奶奶您怎么了,太后奶奶?”

巧儿声音落下,所有人纷纷看向太后,皇帝君天昊更是一脸担心,赶紧一把扶住太后:“母后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太后想要说什么,可胸口痛的厉害,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猛的一口鲜血喷出,震惊了所有人。

如果说刚刚柔容华吐血是意外,那此刻太后吐血,就是一场绝对的巧合或者阴谋。

为何偏偏这个时候,太后和柔容华都林母拍着雅娟的手会吐血?

皇帝君天昊一脸绷紧,担心的不行,赶紧喊太医:“太医,快帮太后诊治。”

周太医赶紧奔过来,为太后把脉。脸色更是凝重几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深邃的老脸绷紧至极。

“怎么样,太后怎么样?太后怎么会突然吐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皇帝君天昊眉头紧皱,担心的不行。

太医更是战战兢兢,不敢断言,好一会儿才收回了手:“回皇上,微臣也诊断不出太后娘娘为何会突然吐血?但是照太后娘娘的气色,还有吐血的颜色看来,应该也是中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