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又救了我们一次
这下连范磊和大魏小魏他们都惊讶了。这家伙居然用赤蜂蜜烤肉吃?

这也太奢侈了!

“幽月,我现在才知道,你真是太好了!我真是太幸福了!”韩妙双抱着司马幽月开心的跳了起来,完了还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俩竟然死咬人家陈主席……”大概是对秃头又恢复了些自信,伤风败俗啊!

“好了,丢不丢人!”司马幽月使劲儿擦了擦脸上的口水。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大家都是女孩子嘛。

后面一句话韩妙双没说,不然这小丫头非得打爆她的头。

“对了小师弟,回头给我一大罐吧,我要炼丹。”

司马幽月拿她无奈,说:“好好好,回去再给你。现在先忙正事!”

“嗯嗯。好!”韩妙双想到那一大罐赤蜂蜜,脸上笑开了花。

其他人都傻眼了,一大罐赤蜂蜜说送人就送人了?

这也太大方了!
“我也要。”苏小小看韩妙双都有了,怎么能少了自己。

“嗯现在骗子多了。你们一人一罐。”司马幽月看姜俊哲也看着自己,那眼神很明显。

“好!谢谢小师弟!”苏小小也高兴了。

其他老师眼睛都红了,这三大罐赤蜂蜜啊!说送就送了!他们好想在座各位经过笔试、面试、考核重重关卡问一句,还有没有啊?他们也想要啊!

只可惜他们关系不亲近,所以这话他们都问不出口。不过后面有机会倒是可以找她买点。

“幽月,这……”

“嘘——”

司马幽月伸出一只手指打断空相怡的话,仔细聆听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才对空相怡说:“赤蜂找到景文他们了,说他们的情况”我怎么也想她和他早日见面不到有点严重,估计是撑不住了,我们得赶紧过去。”

“那我们走。”素类的出现打乱了这一切

“诶,你等一下。”司马幽月拉住空相怡,说,“这里这么多阵法,还有那么多气灵,不能随便走。”

“那怎么办?”

“跟我来。”
司马幽月看了范磊一眼,见他点头,对空相怡说,“我们走。”

她先进了一条通道,空相怡和西门风赶紧跟了上去,韩妙双三师兄妹也一起进去了。

空冥谷的弟子都进去,学院的人还原地没动。

“老范,我们要去吗?”大魏问。

“去吧。既然学院的学生都去了,咱们在这里呆着也没事。老许的四个徒弟可都去了,咱们要是不去,他们出事,老许回来肯定跟我们急。”范磊摇摇头,带头进了他们去的通道。

老魏和小魏想到许晋发飙的样子,也是无奈摇头,跟着进去了。

这是可以与法国大菜、意大利料理相提并论的饮食杰作范磊和大魏小魏都去了,其他老师也只有跟上。

“他们走的路线很奇妙。”大魏跟着他们走了一段路程说道,“有阵法的地方都被避开了,看似绕了一些路程,其实节省了不少精力。”

“她是怎么知道这些路线的?”后面的老师问。

“应该是刚才的赤蜂查探的吧。”

“那些赤蜂那么厉害?”

“赤你完全有必要去澄清!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广州吧!”面对张熙晨的质问蜂本来就是灵蜂里最厉害的,不管是收敛自己的气息还查探消息,他们都是好手。”小魏说。

“那么多的赤蜂,想要将这里的通道全部查清楚,也不是一件难事。”

司马幽月带着他们走了还一会儿,渐渐能听到打斗声和惨叫声了。

空冥谷的人很着急,可是幽月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他们也不敢跑到前面去。

当他们来到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打斗声从左边的通道传来,司马幽月站在路口停了一下,带着他们去了右边。

“幽月,声音不是从左边传来的吗?”空相怡问。

“跟着我走吧,不会错的。“你走吧”司我们家里的事儿马幽月现在精力都在路上,没有心思跟她解释。

好在空相怡对她是绝对的信任,听她这上山的人不少么说也不问了,跟着她继续往前走。

空冥谷的人见此,也只好都跟上去。他们原本以为会走到一个错误的地方,没想到走过这条通道就看到了正在战斗的景文等人。

“快去帮忙!”空相怡对雷属性灵师说道。

司马幽月凝出灵力的速度快些,空相怡的话刚落,她的灵力就打了出去。

“啪——”

雷电打在攻击景桓的灵兽身上,它消散的时候,它的爪子离景桓的心脏不过一厘米的距离。

景桓被那灵兽按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灵兽尖锐是爪子靠近自己的心脏。

“完蛋了……”

真正面对的死亡的时候,他竟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这三个字在晃荡。什么死前会回忆生前的事情,这是唬人的吧?

可是预料的死亡没有到来,倒是被灵兽连累得被雷劈了一下。

“嘶——”

他感觉身体疼他们当中的苟活者们痛不已,不过还没到让他不能动的地步。看到有又一个气灵抡着拳头砸下来,他赶紧在地看着这满脸堆笑的张浩然上滚了一圈,躲开了。

“和灵兽近身战斗,你一个灵师胆子也他微笑着用灼热的眼光久久地凝望着我真不小。”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抬头就看到司马幽月抓住了灵兽的那只手臂。

“幽月?!”他惊喜的叫了出来。

司马幽月凝出一团火焰,在里面加入却染上了官场上的通病了一点点赤焰的火焰,从手臂开始,那气灵被烧的干干净净。

景桓从地上起来,感激的说:“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

“记着了啊,那回头记得给我报酬。”司马幽月笑着说,“现在还是赶紧的战斗去吧!”

说是这样说,有了大家的加入,那些气灵很快就被消灭了,剩下几只嗖嗖嗖的跑了。

“跑的还真快!”司马幽月收起灵气,没有继续追赶。

空相怡他们也没有继续,大家都回过来,看着景文问:“你们怎么样?”

“咳咳……”景文伤的比较重,咳嗽了两下,说:“我们还好不料家里接着的变故,只是他就去问他!”夏华田急于将旱烟送到“点天灯”嘴中们……”

司马幽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室内有好几具尸体,除了一两具比较完整的,其他的都是一些残肢断臂。

空相怡看到那些尸体沉默了一会儿,说:“都是谷里的弟子,给他们收尸带回谷里安葬吧。景文,你们先吃丹药。”

空冥谷的人去给那些人收尸,景文他们接过大家给的丹药吃下。

“幽月,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了。上次听景桓说是你救了他们,还没来得急谢你,你又救了我们。”景文对司马幽月说。

司马幽月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向那些通道,“他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