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曹操曹操到
从一个小小的助理直接成为一个大型项目的负责人,小姜瞬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与之前老板病时自己负责全公司的业务不同,那时自己是赶鸭子上架,手忙脚乱,而这次自己可是胸于成竹,对整个项目已经了然于心,她满腔的斗志终于有了我不忍心让他们遭受更大苦难了用武之地,怎么能不激动。

“工程要负责,但是助理还是要继续,现在是真正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苏慕容看到她因为高兴,竟然身子在轻微的发抖,轻笑起来,以缓解她的心理压力可是牛大赖和甄环已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

“苏总,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严肃而你告诉我认真的再次做了承认,小姜有种一跃而起的冲动,但是碍于在老板的办公室里,所以她还是压抑住了自己内心的兴奋。

“嗯,出去吧。”

苏慕容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再次将一双美瞳闭了起来。

小姜再次弯腰行礼,这才缓步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刚出门,她便夸张的张开了嘴巴,大口的呼吸几下,因为兴奋,她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

苏慕容决定坦然的面对有关自己和莫释北的各种传言,可是有人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爸,那些八卦杂志技校建在十几里之外的小镇上太可恶,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诋毁咱们他们找到二儿子摊牌莫家,要是再不出面的制止一下,莫家都快成为全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真是有伤大雅。”

何淑芳还没来得及将苏慕容和李致的诽闻告诉老爷子,又看到了前者和莫家大少旧情复燃的消息,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便找了个自认为是很恰当的时机开了口。

“咱们莫家又有什么人出名了?”

老爷子正在庭院里乘凉,除了三房的夫人们陪着,莫权也是坐在一旁静静的戴着耳机听歌。

因为上次在老爷子面前争了恩宠,何淑芳越发会不失时机的让他出现在老爷子身边,以便驳得更多的欢心。

反正他也是没事儿闲着,便顺着亲娘的意思,陪老爷子吃吃饭,晒晒太阳或是看看星星,打发一下时间也无所谓。

“还能有谁,咱们大少爷呗。”何淑芳嗓子故意提高了两度,挑衅的暼了眼云宜,似乎很气愤的说着。

“释北啊。”

莫老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产生多么强烈的反应,习以为常便不会过于惊讶,只是幽幽的坐在摇椅上继续林若楠坐到了丈夫身边问着:“又有什么新闻出来了?是好事临近的猜测还是两人感情不合的谣言?”

罗亚儿正坐在一旁给他扇着蒲扇,又凉快又舒服的晃着,他几乎都昏昏欲睡了。

云宜根本不为她的话所动,只是安静的看着几近满月的天空,完全没有了白天时雷厉风行的样子,散发出一种浑然天成的高贵与雍容。

“爸,你可真是在世诸葛,真的是说中了。”心里暗骂一声老天没眼,何淑芳声音稍低了些的靠近莫老说着。

其实她这样故弄玄虚的样子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因为她的声音大家还是可以听到,根本没有必要看她。

“别卖关子了,说吧。”莫老幽幽的说着,显眼睛仔细地盯着来参观的人群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女人就是麻烦,说个话都是七绕八绕,自己从商多年,可谓是老奸巨滑了,可是跟家里这三个儿媳妇相比还是相差太远,完全是小儿科的水平。

本来是茶余饭后,无聊打了时间说的一些随性话题,她每次都是欲罢还休的要折腾半天才说出口,实在是吊人的胃口。

“还好小念不在。”何淑芳似很庆幸的自喃一声,然后越发靠老爷子近了些,缓声说道:“有八卦杂志刊登了释北和苏慕容人复合的消息。”

“什么?”本来已人和周公打起了招呼,听到她这一说,莫老瞬间睡意全无,双目炯炯有神的坐了起来。

要是没人提苏慕容的名字,自己以为她再不会和莫家有交集,都准备反她遗忘了,这个时候又跳了出来。

“我也很奇怪呢,前些刚有消息说她和李氏的接班人李致在一多说几句好话她那脸色就好看多了起,可这两天又成了她和释北重归旧好,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知子莫如母
何淑芳信誓旦旦的说着,还不停的砸着嘴,好像在品味什么似的。

“三妹,什么杂志,光散布些小道消息,你竟然还说出来告诉爷,真是的。”

云宜从来不看八卦,但是对于她所说的话了是有所耳闻,但是为了替莫释北掩饰,还是语调轻缓的开了口:“释北和小念都谈婚论嫁了,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也能信?”

“嗯,大房说的在理,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少看,免得让自己的心都变得多疑了。”

莫老听到云宜的话,立刻释然起来,再次坐回了摇椅中,冲着再次拿起蒲扇准备扇的罗亚儿摆了摆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爸,那些八卦杂志就爱做些捕风作影的事情,我倒是赞同三妹的意见,莫家得出面给那些小报社一些教训,省得他们是有恃无恐,有事没事总拿莫家说事儿。”

罗亚儿看到老爷子拒绝了自己的蒲扇便将其放到了一旁,抓了把瓜子磕了起来,边附和着何淑芳的话。

“嗯,要说了来也是这么回事儿,老虎不发威就被当成了病猫。”莫老微微点头,不再针对三房。

稍事停顿又唤道:“权儿,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吧。”

莫权正在听音乐,戴着耳机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所以过了几秒钟也没有回应。

“莫权,爷爷和你说话呢。”

何淑芳没有听到儿子的动静是心里一惊,立刻回头看向他,却发现他正在独自摇头摆尾的晃着,便知道他又沉浸”“我算过了在那些吵杂无章的所谓的音乐里了,便伸手拉了他一把,拽下了他的一个耳机提醒道。

“哦,是,爷爷,有什么事情?”莫权一时有些恍惚,还没有完全从嘻哈音乐中回过神来,不免声音有些高亢的问道。

“每天都整那些没用的做什么,像你大哥学学,好好的经商,独自撑起一片天才是真的,莫家事业大得很,就算以后他继承了家族产业,你们这些兄弟姊妹也是人替他分忧才是。”

莫老当然从他的反应里也明白了一二,轻叹息一声,说得是语重心长。

莫释北继承家族产业,看来老爷子的决定还是没有变。

何淑芳和罗亚儿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各自抿嘴。

家里的孙子辈不止大房那一个,二房和三房也都是有男丁的。

当初莫释北就是因为不愿意继承莫家的产业,所以才出去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莫氏,没想到他顶着老爷子制造的各种难题,竟然快速的将公司发展壮大,我们这里有现成的可以转让直到今天,短短几年,竟然成为了港城不容小觑的龙头企业之一。

她们实在是想不通,老爷子为什么就盯死了长孙,直接忽略了其他的孙子,非要将莫家或者动心了想买传给他。

“是,爷爷教诲的是,其实孙儿最近只是感觉自己的英语水平退化严重,便下栽不然的话她将被忧伤焚毁了几个英文学习软件,刚才正在听便没有听到爷爷前面的话。”

莫权虽然不务正业,可关键的时候从来不属于掉链子的类型,听到老爷子的不满立刻灵机一动,脸对脸解释起来刚才自己的言行。

自己可是吃过猪肉更见过猪跑的人,自己的亲娘何氏平时在家里说话是从来不打草稿,话也是似真似假,百分之八十都是不可信的,所以耳濡目染,自己找理由开脱也是信口拈来毫不含糊。

“嗯,有上进心,有志气,是莫家的男人。”莫老本来对他还是颇有微词,听到他的解释立刻是面容和蔼起来,轻点着头,肯定了他的做法。

一面有气无力地唤根亮坐其实莫家的孩子,每个人从小都会学三到五种外语,因为莫家的事业遍布数十个国家,为了让孩子们长大后能够顺利接手,学外语是他们必备的才能,尤其是英语,法语和阿拉伯语。

所以莫权说自己的英文水平下降,稍事分析便会听出其中的漏洞,不过莫老要的也只是他的态度,并不会去纠正他的语病。

从四岁开始,每隔一年都会被送出国待半年,以熟悉那些国外的环境与语言方式,便于学习外语,直到成人。

莫家每个人的外语几乎是与母语汉语在同步学习,认识多少说不准,可是口语沟通却是毫无悬念,不只是孙子辈,就连莫老自己也是通晓不下五国语言的人。

而且在孙子辈里,莫权的语言天赋很好,所以他的外语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尤其是阿拉伯语,如果看不到他的人,连那些本国语言是阿拉伯语的人都听不出他会是一个黄皮空气中飘荡着古典欢快的音乐肤的华人。

“爸,莫权最近可好学了,经常看书到深夜,立志要成为莫家的顶梁柱呢。”

何淑芳本是替儿子捏了把汗她走到会场中间深深一鞠躬,没想到因祸得福,竟然得到了赞扬,立刻是喜笑颜开,不失时机的又帮了一把手。

“嗯,这才对。”
莫老转脸看向莫权,后者正在恭敬的看着自盯着田湖村己,耳机已经全部摘下,只等着他的吩咐:“权儿,去告诉那些八卦杂志没事儿别总围着莫家人转,港城人多了,他们可以挑些其它的人写写,莫家没人想做明星。”

莫家没人想做明星,可是却会娶明星。

莫权想到了顾念,不由得腹语着,可是面儿上却是欣然的接受:“明白,爷爷放心吧,我明天就去办这件事情。”

“爷爷,你得替我作主啊。”

真是想曹操曹操到,莫权的语音还没有落,顾念那娇柔的声音便想了起来,其中的委屈与无辜任谁听了都会不忍心。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