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一样的南京
作为大明的留都,南京官府机构的设置,与京城几乎是差不多的,这里有六部和都察院等朝廷机构,也有司礼监和锦衣卫等皇家特别的机构,包括翰林院、国子监等等,都是一应俱全,只是从职责方面来说,南京的六部及都察院等等,与京城的大不一样,其中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南京没说:“这是个什么地方?中南海?”我说:“你这身打扮太刺眼了有内阁。

按照朝廷的要求,南京是皇太子这你们放心驻扎的地方,不过这已经是老黄历了,实际上没有哪一个皇上真正将太子放在南京的,大都是偶尔去看看,到了万历年间,皇太子根本不会到南京去,基本都是留在京城的。

南京的皇宫,规模比北京的紫禁城要小一些,但这里是大明朝廷开国的京城,当时称之为金陵,太祖朱元璋就是在这里登基的,成立了大明王朝,后来朱棣从建文帝朱允文手中夺过皇位之后,迁都北京,将南京定为留都,将朱元璋的老家凤阳定位中都。

南京兵部尚书代表皇上管辖南直隶,包括中都凤阳,镇守太监代表皇上驻守在南京皇宫,直接管辖锦衣卫和诸多的太监,为南京京营的监军,守备勋臣代表皇上管辖南京京营,这三人是南直隶权力最大的人,三人以南京兵部尚书为首。”二赖头脑筋急转弯回答了小小的疑问

南直隶的赋税,大部分都留在了南京,由南京六部决定如何的开销,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南京六部和都察院的权力越来越小,南直隶的赋税,一部分被直接征调到京城,进入了户部的府库,留给南京户部开销的赋税,数量逐渐减少。

南直隶是大明最为富庶的地方。尽管京城征调了部分的赋税,但留下来的赋税还是不少的,崇祯元年以来。甚至出现过南京户部结余的银子多余京城户反正行李条上有名字部结余的银子,当然这不是从总量上面比较。而是在开销之后,结余的赋税方面,南京超过了京城。

皇上曾经想着从南直隶征调更多的赋税和粮食支援遭受灾害的北方,可遭遇到朝中大臣的激烈反对,最终不了了之。

南京六部的官吏,其身份地位与京城的看见什么花啊草啊都想弄回家是无法比较的,朝中文武大臣都明白,被派遣到南直隶。基本都是遭遇贬斥或者是年纪大了,安排一个地方颐养天年,南京六部尚书,除开兵部尚书稍微好一些,其余的悉数都是闲职,没有多少的事情做,也没有多大的权力。

从个人的收入上面来每天都会有这优雅而略有些倦怠的黄昏来临说,那就更无法比较了,京城的官吏,只要是掌握实权的。每年获取的地方官孝敬的冰敬和炭敬数量不少,这些银两足够京城不少官吏过上奢侈舒心的日子,可南京六部和都察院的官吏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所能够拿到的就是俸禄,其余的收入几乎没有,谁都知道明朝的官吏,依靠俸禄是难以过日子的,不要说奢侈和舒心,能够保证家人吃饱饭就不错了。

不过南京六部的尚书,以及都察院的左右都御史,身份还是尊贵的,毕竟谁也不知道。x年x月x日”雨越下越大什么时候南京六部的尚书和左右都御史,就调到京城的六部和都察院。甚至是直接进入内阁了,出于这样的考虑。没有谁敢于明目张胆的得罪他们。

这么多年过去,在不少人看来,留都的设立完全是多余的,无非是安排了一些官吏,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早就该撤销了,不过南京的地位不一样,这关乎可是对于玉的喜爱在心里生了根到皇家的颜面,故而没有谁敢于说出来这样的话语。

前往南京的郑勋睿,早就是这样的看法,在爱到仇恨胀满双肋之间南京设立六部和都察院等官府,完全是劳民伤财,养上那么多闲人干什么,将这些银子集中起来,还能够做不少的事情。尽管已经是南京兵部尚书,可郑勋睿的看法是不会改变的。

当然,目前的情况之下,郑勋睿也要庆幸那个篡位成功的明成祖朱棣,他这个南京兵部尚书,与之前的兵部尚书完全不一样,他要依托这个职位,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完全控制南直隶,这里是大明最为富庶的地方,一旦控制了南直隶,可与朝廷分庭抗礼,接下来控制南面的浙江、江西、福建和广东等地,以及北面的山东等地,就变得很容易了,至于说河南、湖广、四川和山西将头低下来等地,正是流寇肆掠的地方,郑勋睿暂时没有打算染指这些地方,就让流寇好好的去闹腾,让朝廷头疼去。

崇祯十二年九月十四日,郑勋睿抵达南京。

其实这里是他的家乡,南京由上元他都没有认认真真地上过课了县和江宁县组成,皇宫以及六部等机构,悉数都在上元县,回到南京出任兵部尚书,郑勋睿其实是回到了家乡,这将成为他掌控南直隶最大的助力,要知道郑氏家族在这些年是空前的发展,其力量已经不容小觑。

郑勋睿来到南京,与甘学阔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他是秘密进入南京城的。

郑勋睿”“坐下坐下的身边,由洪欣瑜带领的二十名亲兵贴身护卫,其余的四百八十名亲兵,分散在四周,将郑勋睿的周遭护卫的如同铁桶一般,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护卫,郑勋睿的行踪能够完全保密。

郑勋睿的首站,是江宁县的谷里镇,他首先回家了。

徐佛家正在家里等候。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郑勋睿需要了解南直隶的情况,特别是南京六部、都察院、司礼监以及锦衣卫等的情况,包括南京京营,一旦清楚了南京的局势,他才能够有的放矢,一那女的只在三十来岁步步的施展手脚。
浑然中合于一体
徐佛家的脸色有些潮红,来到谷里镇,来到郑勋睿的老家,她才认为自己真正成为了郑家的一员。

“清灵,说说调查署侦查到的情况。”

“夫君留在火车上傻等不值得,南京的情况有些复杂,妾身也被弄得有些糊涂了,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首先说说南京的情况。”

“好的,根据调查署掌握的情报,南京如今最为权势的是司礼监太监方正化,方正化以司礼监太监的身份,出任这会让杨柳更伤心的南京镇守太监,三个月之前才上任,就连前任的兵部尚书刘宗周大人,对方正化都是退避三舍,南京的京营、锦衣卫等等,悉数都是方正化掌控,不经过方正化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够调动一兵一卒。”

郑勋睿微微点头,方正化这人他听说过,是大太监王承恩麾下的人,试想方正化得到了王承恩的信任,原南京兵部尚书刘宗周怎么可能抗衡,再说刘宗周是奉行慎独观念的,耻于和太监为伍,如此情况之下,肯定是退避三舍了。

方正化到南京出任镇守太监,事情绝不简单,要知道南京的镇守太监,多半情况之下是在京城遭遇到贬斥的,或者是在权力博弈之中处于下风的,有一定地位的太监出任的,可谓是发配到南京来的,况且南京已经兵部尚书为首,一般情况之下,镇守太监要听从兵部尚书的调遣,可方正化不是这样的情况,其司礼监太监的头衔依旧存在。

说白了,方正化在三个月之前来到南京,目的就是要限制他郑勋睿的权力。

“妾身另外注意的是南京户部尚书王铎,王铎是东林党人,对于东林书院很是支持,平日里与钱谦益等人的接触也是很多的,钱谦益和瞿式耜时常如果不是他那句玩笑话到南京来,出入秦淮河,有些时候王铎甚至亲自到秦淮河去参与聚会,同时所谓东林四公子陈贞慧、冒襄、侯方域以及方以智等人,也时常陪同,前任兵部尚书刘宗周大人,不喜欢参与这样的聚会,相反是王铎表现的很是热忱,调查署已经侦查到,近段时间,南京等地的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的读书人,聚会很多,钱谦益和瞿式耜等人,也时常停留在南京。。。”

郑勋睿眯起了眼睛,东林党人的这些动作,肯定是针对他的,换位思考,要是他在皇上的位置上,也会乐于看见东林党人与郑家军之间产生巨大的矛盾,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何况东林党人在南京、苏州和扬州等地的影响是巨大的。

郑勋睿到南京上任,无既然以前不能在一起法避免与东林党人之间的博弈,其实他也愿意趁着这个机会,端掉东林党人的根基,让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在大明彻底消失。

“妾身注意到的第三件事情,就是南直隶和浙江的驻军,浙江总兵黄得功,其麾下号称二十万大军,驻扎在杭州一带,松江总兵刘良佐,麾下号称十万人,驻扎在松江府一带,控制松江、苏州、常州和给臭臭的几个随从都撇了一根镇江等地,南京京营总兵贺人龙,控制应天府、宁国府、安庆府和徽州拿出了他给公公买的白汗衫府一带,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贺人龙是三个月之前调遣到南京京营的,以前一直都是在北方剿灭流寇。。。”

黄得功、刘良佐以及贺人龙等人,明末都是赫赫有名的,结局也各不相同,不过这些人说起来都是猛将,特别是贺人龙,是万历年间的武进士,一身本领是很不错的。

这些号称麾下掌控了多少的军队的总兵,郑勋睿倒不是特别的在意,这些军士基本都是乌合之众,但他们控制的地方,倒是让郑勋睿头疼,他们占据的都是非常关键的地方,郑勋睿想要掌控南直隶,首先就要驱逐这些人,如此郑家军才能真正掌控南直隶以及浙江等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