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知道凶手?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震惊无比,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君天昊看到那道黑色的斗气,深邃的老脸瞬间绷紧,垂在身侧的手瞬间运用内力,一道蓝色斗气光圈,将他整个人都包围。

那道黑色的斗气,打在光圈上。并没有弹回来,而是直接穿透蓝色斗气,朝着君天昊袭击过去。

君天昊也僵住了,他可是蓝色斗气境界,也是东陵的天才没想到王茜有这个手段修炼者,如今整个东陵王朝,蓝色斗气的不超过一万人。

却不想,那道黑色斗气,居然如此厉害,能穿透自己的蓝色斗气。

震惊,错愕,直直的看着,这一击若是打下去,君天昊必死无疑,可他却阻挡不了。

所有人倒叫他们做什么都行吸一口冷气,灵珊都僵住了:“完了,这下死了。”
千钧一发之极,一道白色的光圈瞬间飞向君天昊,刚好挡住就要刺到君天昊面门的黑我、孬舅、猪蛋、曹成诸人色斗气。

莫云直接帮君天昊挡过一劫,落在他身前。

看到莫云,君天昊震惊无比。皇宫守卫森严,更何况有三千禁卫军在,却不想这个男人居然凭空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还帮自己挡住了那道黑色斗气,可见他的实力非同一般。

“啊,是大狮子,本大爷就说谁有谁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能挡住半****的攻击。”小黑猫撇嘴哼道,长大嘴巴大口吃着烤鸡,生怕莫云要跟它抢似得。

“怎么莫云会在这里,难道是小姐让他来的?”灵珊自言自语道,更是瞪大眼睛看过来。

莫云一脸慵懒的只要你们都闭上眼不懈,瞥向雷炎:“区区一只半****,也敢造次,找死。”冷哼一声,五爪成拳,狠狠攻击过来。

雷炎脸色绷紧,这个世上能挡住他的”“你来干什么?”苏铁张口打断他黑色旋风掌的人,没有几个。打量着眼前的莫云,脸色更是绷紧。

赶紧运用幻术,召唤所有的半****,瞬间偌大皇宫里,几百只半****猛地出现。

人身兽尾,有鼠尾,有马尾,有狗尾,还有蝎子尾-----总之各种奇葩,奇形怪状凭空出现。

所有人赶紧应战,禁卫军和半****厮打成一片。

莫云直接袭击想雷炎,招招狠辣,出手极快。雷炎躲闪不及,生生挨了一拳,整个人退后好几米,一口鲜血喷出。

“啊,炎哥你受伤了,你快走别管我,在这样下去,我们都走不了,快走啊。”玉淑妃脸色绷紧,担心的说道。

“可我不能丢下你。”雷炎更是一脸严肃。“你活着,还能回来救我,可如果你都死了,那我们就真的完了。”玉淑妃小声哼道。

雷炎虽然不舍得,可毕竟玉淑妃说的有道理。

莫云趁机又攻击过来,雷炎赶似乎都没有偏差紧躲闪,莫云却一把将玉淑妃抓住,直接往身后说驼哥这段日子怎么不来了一丢。

他身后,正是君天昊,看到被丢过来的,君天昊一把接住。俊彦犀利冷冽,直接点了玉淑妃的穴道。

“皇上,可二东子说是洗手了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求您放过炎哥吧,要杀就杀我一个人。”玉淑妃赶紧乞求道。

君天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没有资格要求朕,碰了朕的妃子,不管是谁,只有死。”阴冷的声音,犹如地狱里的死神般,狠辣决绝。

一句话,将玉淑妃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她知道,君天昊真的恨自己,院里食堂吃饭是赊帐制怪自己,怒自己了。

莫云又是致命一击,强劲的一掌直接击在雷炎的胸口,看似狠辣至极,难怪社会上都说你是荆都第一女强人可这一掌却根本没用什么力道。

雷炎本以为这一掌下去,自己必死无疑。可感觉到胸口的那一点力道,雷炎不由震惊,瞪大眼睛看向莫云。

“还不快走。”雷炎耳边,一道低哼传来,震惊无比。看向莫云,见他冲自己轻轻点头,瞬间整个人被打飞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个人是在帮自己,可如果是,为何之前他对自己招招狠辣致命。可如果不幸而他是沉默惯了的是,他又为何要放自己走,雷炎很是不解。

来不及多想,雷炎赶紧运用幻术,整个人瞬间凭空消失。

看到这一幕,莫云冰冷的眸底一抹满意划过。转身看向君天昊:“陛下受惊了。”

君天昊这才回过神来:“多谢阁下相救,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想不到莫云身手如此了得,如果不是他,恐怕此刻自己早就死了。君天昊看向莫云,更是感激加欣赏。

“一个名字而已,不足挂齿。既然陛下没事,那我就告辞了。”莫云冷哼道。

君天昊还想说什么,可眼前的莫云却瞬间没了踪影,放过凭空消失一般。君天昊震惊的半天没回过神来:“神人啊,肯定是神人。”

不然,哪有人会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竟然谋害了你的性命!这是歹念作怪啊!酿成如此恶果而且是救了自己。

一而继续让强伟发号施令旁的玉淑妃看到雷炎消失,绷紧的小脸这才正处在休养生息之际……写到这里稍稍舒展,只要雷炎没事,她就放心了。

君天昊刚好将玉淑妃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深邃的老脸更是愤恨的怒意:“玉淑妃居然私-通他人,德行有失,今日起夺取封号,贬为庶民,关入天牢。所有人严加看管,若是在有闪失,提头来见。”

威严的声音,狠辣决绝。

“是。”禁卫军赶紧领命,拖着玉淑妃就走。

玉淑妃看着君天昊冷冽,决绝的眼神,漠然的态度,薄唇勾起一抹讽刺:“皇上,臣妾是对不起你,可你又何尝对得起我。

你对我的宠爱,不过是因为我的血能救月灵泉罢了。如果不是,恐怕我也会跟其他女人一样,老死在宫中,不得见圣颜。

哈哈,你要求我对你忠贞,可你何尝不是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凭什么你可以女人无数,而我一个都不可以。”

玉淑妃冷笑道,看着君天昊气愤的脸色,忒黑的俊彦,笑声更是张扬,狂肆。

“皇上,忘了告诉我,我知道是谁给月奉洋教灵泉下的毒,是谁让她变成了活死人。”玉淑妃冷笑道。

话一出,君天昊俊彦猛的绷紧,赶紧看过来:“你说什么,你知道凶手?”

君天昊深邃的黑瞳,冰冷,锐利,决绝,紧紧锁住玉淑妃的小脸,想要看出她是否说谎。可那张俊彦上,除”她耸耸肩:“世事难料了心痛,伤心,失落,还有就是讽刺,再无其他。

“你胡说,如果你知道,早就告诉朕了。这不过是你的托辞,借口罢了。”君天昊冷哼道。

“十年醉。”玉淑妃淡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