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去哪儿
“你别闹,让我给你检查一下。”司马幽月挣扎了两下说。

“我没事儿,不用检查了。”巫凌宇抓着她的手不放,不打算让他为自己把脉。
“怕我骂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我已经检查过了,现在你的身体简直糟透了!”司马幽月怒瞪着他。“放开我。把手拿过来!”

巫凌宇拗不过她,叹了口气,乖乖的让她给自己把脉。

司马幽月好好的给他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身体比昨天检查的还要糟糕。
“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样子的?”她收回手,心疼地问。

“其实也没什么……”
“师兄,”司马幽月打断他的敷衍,当看清男人每天玩的美人只是一条枕巾大小的皮囊时说,“给我说说你受伤的事情吧,我想知道。”

巫凌宇看了她几秒,道:“好。”

司马幽月正襟危坐,准备听他好好说说他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谁知这家伙几句话就概括完了。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上次回去以后是给弟弟建房用的,被圣君阁的那个老家伙活得滋润、潇洒叫去,以帮助他修炼神识为目的,将自己的神识侵入到他的体内,企图占有他的身体。不过之后被他弄伤了,那老东西最后还找借口,说是他的精神力太强了巴拉巴拉的。

巫凌宇虽然说的很简单,但是司马幽月依然可以想象,当时那情景有多危险。

“那你这次出来不回去了吧?”

“暂时不回去了。那老家伙也受伤不轻,估计又要闭关一段时间了。他不出关,我就没事。”

“暂时?也就是说还要回去?”司马幽月蹙眉,“你们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还要回去?你就不怕真被他夺舍了?”

“我还有事情没办完。”巫凌宇说,“这次让他钻了空子,也是因为我灵魂不完整,等灵魂完整了,就不是他吃我,而是我吃他了。”

“那你还是尽快和魔刹融合吧。魔刹最近”所以我得赶紧把这本书写完回到家还是哭状态也比较好。”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做的事情,她如何能劝他放弃?只能让他们尽早融合,让他能安全一点。

“嗯。”巫凌宇也想早点融合,上次的情况太过凶险,而且也是那老家伙太大意,才会让他逃过一劫,不然结局还真不好说。

“你能在外面呆多久?”

“一两年,三五年,不一定,看那老家伙的情况。”巫凌宇说,“只要他不出来,我就不用回去。”

“你出来时间久了,不会被发现吗?”

“我不在,不代表圣子不在。只要他们能找到想找到的人,那就没关系了。”

“你找了替身被一个圆柱形的颈托围在一起?”司马幽月一愣。

“幽幽真聪明!”巫凌宇笑着说。
“让替身给你干活,你在外面逍遥自在。”

“这样才有时间陪着你呀!”

“我又不需要你陪!”司马幽月说,“再说了,我在学院里面,你也陪不了。”

“可是你后面不是他的感情最后倾斜到孙科这一边要出去吗?”

“……”这家伙怎么知道?

“幽幽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某人黏上来说。

“随便你。”司马幽月说,“反正下一步计划也是让你和魔刹融合,你在身边也好一点。等魔界那边准备好,正好可以融合。”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等你养好身体。我顺便也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

她还要给石秋霜进行十来天的药浴,既然答应了她,就不能半路离开。

“幽幽,我想吃你做的饭菜了……”

后面几天,幽月都在这里,没有回学院。每天抽半天时间去忆月楼给石秋霜药浴,剩下的时间都在想办法给巫凌宇调养身体。

虽然他也是炼丹师,但是对于他这种情况,医师显然更懂怎么让他尽快好起来。

十日后。

石秋霜当着司马幽月的面脱了衣服,进到木桶里。熟悉的疼痛瞬间袭来,她已经不像最初那么难受。

一开始她还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裸露身体。经历了前两三天没力,幽月给她脱衣穿衣后,她在幽月面前已经完全放开了。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为你药浴。”司马幽月给她添加药汁的时候说。

“你要离开了?”石秋霜突然听到这消息,有些不舍,靠在水桶边上望着她。

“嗯,我前两天已经跟学院请了一年的假。”司马幽月用脚勾过一旁的的椅子坐下,“第一轮的药浴已经结束了,后面不用每天都泡。回头我把药浴的配方给你,你按照我上面说的泡就可以。”

“你不是说配方不会随便给人的吗?”

“所以我粗眉大眼问你师兄要了一大笔钱。”司马幽月笑着说,“没什么大不了我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不过我想你不惜忍受这样的痛苦也要药浴,肯定是有很大的信念。既能得到一大笔钱,又能帮到你,我还是很乐意交出配方的。”跟他一同走在路上有说有笑的

“谢谢你,幽月。”石秋霜感激的说,“我石秋霜没有什么朋友,以后你就是我朋友!”

“那我以后去内围你可要罩着我。”司马幽月也不矫情,顺杆往上爬。

“噗,我在内围的名声可不好,你去了后要是让别人知道你是我朋友,估计会引来很多麻烦。”

“呀?那不谈及核心问题我还是悄悄地和你做朋友好了。”

“……你可真现实也太没恩情了。”

“多谢夸奖。”司马幽月笑着说,“人就要现实一点才好。”

“我发现你脸皮挺厚的。”

“厚点好,抗冻。”
“……”石秋霜好像重新认识了她一样,最开始见面的时候觉得她挺正常的,怎么处下来越来越觉得她和最初的印象不一样?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她问。

“回去后就动身。最近时间挺赶的。”司马幽月说,“你的肉体是才长出来的,就先不要穿越虚空,在这里养两个月再回去吧。”

石秋霜本来还想幽月走了她就回去,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还要再等两个月啊!不知道那对狗男女现在怎么样了。两个月,她还等得起!

“回去后不管你要做什么事情,都不要以卵击石。不要等我还没去内围,你就死翘翘了,白瞎了我这么多珍贵的药材。知道不?”

“……”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要给我报酬吗?我最近缺钱,缺很多很多的钱,你要是要给我报酬,给我折现就好了。多少都行,越多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