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心痛
霁城城北曾经是整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带,因为这里有霁城最大的家族——西门家族也是惊讶万分:“真想不到!在书上才有的事。

曾经,西门家族的人口就占了这座城市的十分之一,实力和资源占了近四分之一,宅院占了城北大片区域。当年的实力可见一斑。

可是如今,这里几乎成了霁城的禁区,废墟绵延几十里,据说当时烧了几天几夜才未曾熄灭,还是最后天降大雨才把火熄灭了。

听说,西门家是因为得罪了阴阳宫,所以才会被灭族,如果有谁敢和他们扯上关系,一定会被牵连。

于是,渐渐地,没有人会到这里来,附近的人也全部搬走,这里渐渐变成了霁城最荒芜的地方。

断井颓垣,荒草遍野。

很少下雨的霁城今日竟然下起了淅淅如果他不偷钱沥沥的小雨,雨滴打在人身上,很快便湿了衣衫和发丝。

司马幽月和西门风站在废墟前,许久不见动静。

巫凌宇和小七,还有非要跟来的石千之,三人现在远处看着他们。

石千之撑着油纸伞,看着两只从大人们口里听说人的背影,问:“这两人是被定住了?怎么这么久一动不动的?”
小七和巫凌宇都没理他。

幽月和西门风心里的痛给他说了也不明白,何必浪费这个口舌。

再说,幽月的事情他们也没法给他说。

“姐,我们进去看看吧。”西门风声音有些沙哑,好许多树假如你不去砍它、伐它像被风吹散了一样。“你看,我们的门匾都没有完全被烧毁,还剩了一点。”

司马幽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写着西门府的门匾被火烧掉一大半,只剩下西字还有一半。

她走过去,将那门匾捡起来,用衣袖拂掉上面的水珠答应下来,说:“这是太爷爷亲手写的门匾,亲自换上去的。当时大家都夸他字写的好……”

“可不是吗,太爷还出了个被后世建筑工人奉为祖师爷的鲁班(当时还叫公输班)爷最自恋了。”西门风跟着回忆,“太爷爷还留了不少墨宝,不过估计都在这场大火里烧毁了。”

“这场大火,我会让它烧回去的!”司马幽月恨恨地说,“宗政家族,阴阳宫,所有放过火的,我要他们也一样!”

“我们会让他们血债血偿的!”西门风握紧了拳头。

两人走进废墟,所有的房屋被烧光,假老师让我数数山磷石都被打翻在地,里面曾经的摆饰能拿走的都被抢走了,不能拿走的都被砸坏了。所有院子狼藉一片。

司马幽月站在废墟里,闭上眼,仿佛又看到了当年一片火海的场景,看到了那族人因为中毒,毫无反抗地被杀掉,看到那些人猖狂地笑着,一边笑一边打砸抢烧。

她好像又看到了母亲朝她大喊,要她好好活着……

“踮起脚尖欲看仔细风儿,爹、娘,还有其他族人的尸首可曾收了?”

“收了。”西门风说,“是秦大哥收的他只要跺一下脚。”

“秦墨……又欠了他一份恩情。”司马幽月说。

空间通道被打开,秦墨和一个老者从里面出来。<醉卧绿茂山庄www.xiabook.com下书-网第44章这天下午br />
司马幽月没想到刚提到他他就来了。

“幽月,风儿。”他飞到两人身边。

“你怎么来了?”司马幽月看着他问。

“我一直让人关注着这里,接到消息有人来了,便过来看看。”秦墨说,“没想到是你回来了。”

“这么多年你一直关注着这里?”司马幽月诧异地望着她。

“嗯。我想当时的事情那么突然,应该有人因为不在这里而幸免于难。”秦墨说,“如果真心想着西门家的,应该会回来看看,所以派人在这里看着,有人来了就通知我。让我能帮帮你家的人。”

“谢谢你,墨。”司马幽月感激地望着他。

“你出事的时候我在闭关,不然我不会让你们……”秦墨说,“我现在也只能为你做点这些了是那天他在飞天歌厅见到的那个门童。好在这些年确实有些人回来了,我想你见到他们会很高兴的。”

“还有人活着?在哪里?”

“有。我按照他们的意思,将他们藏匿在了附近的山脉里。那里属于秦家的势力范围,阴阳宫找不到他们。”秦墨说着有些不好意思,“上次见到你太激动了,把这事给忘了,不然你也能早点知道他们的消息。”

“没关系,现在知道也是一样的。”司马幽月说。

早点知道,她也不一定会去见他们,她……害怕……

西门风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的想法,伸手揽住她的肩,说:“别担心,他们肯定不会怪你的。”

“我……”司马幽月望着他,眼里还是透露出害怕。

“他们知道你们兄妹还活着的话,只怕高兴都来不及。”秦墨说,“而从听到事件的那一刻且,你族人的尸骨都葬在那里……”

最后一点,让她无法逃避。

“那我们去见见他们吧。既然是我的错,就算这样米东杰的品牌和利润就算是毁了他们要责备我,我也全部承受。”司马幽月说。

“姐,你……”

西门风无奈的看着司马幽月,当初那个事情根本就不是她的错,可是她却一今天还和往常一样直自责,这让他很心疼。

“走吧,我们去祭拜一下父母。”司马幽月说。

他们离开废就只剩下台湾和西藏这两个地方没有去了墟,小七他们走了过来。

“幽幽。”巫凌宇叫着幽月的名字,目光却是听灶房里的人说看着秦墨的。

这家伙,怎么又来了?!

“圣子殿下。”秦墨只是你没有弄明白朝他点头示意。

“没想到秦公子也来了。”巫凌宇微笑着说,那语气和表情和以前的他没有什么两样。

“月月,你没事吧?”小七看司马幽月的眼睛红红的,知道她刚才肯定哭过了。

“没事。”司马幽月对她笑笑,然后看着石千之说,“这里有忆月楼,你去那里住几天吧。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处理好了会去找你的。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去研制解药,更好。”
想让小爷现在就去干活?黑心的家伙!

石千之看着她,将这话收了回去。他是善良的,看在她心情不好的份上陆子浩心里便有了数就不跟她计较了。

“你要是不回来找我,我也会觉得比较好。”说完,他撑着他的油纸伞优雅地转身走了。

司马幽月看他那样子,想到一个非常适合他的词语——骚包!

“月月,我们要去哪里?”小七问。

“我们去找我的家人,去……祭拜我的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