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这个暴力狂
莫释北一抬眸,就看到她纠结地站在远处,甩开她拽住自己衣袖的手,她朝她走去,然后搂着她从莫楚昕面前走过,正眼都没给她一个。

莫楚昕要崩溃了!

她一下子就跌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大哭,但她不敢哭太大声,怕招来人,便只能抱住双腿将脑袋埋在两膝之间,咬着自己的双臂闷声流泪。

他怎么能……怎么能……也抛弃她……

苏慕容听到莫楚昕的哭声,觉得有点不道德,“老公,你好歹也爱过她,不用那么绝情吧?”

莫释北脚步一顿,就在苏慕容以为他要大发雷霆的时候,他只是很冷静地转身对她说,“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苏慕容没什么表情,只是点点头。

反正他的话听听就行了。

莫释北有点疑惑她那么淡然的态度,他忽然问,“苏慕容,那你呢?”

“什么?”

“你肯定爱我。”

“……”

她记得他以前也问过这个问题,那个时候问的事,你爱不爱我,而现在他直接你肯定爱我……

这么大的差距转变究竟是谁给他的自信。

苏慕容没有说话,和以前一样她反问,“莫释北,那你呢?”

“如果你爱,那我也爱。”

”二东子“那不爱呢明天从小极喜爱风筝的?”她轻声问。

“苏慕容,闭嘴!”莫释北似乎心情异常的差,听到她这么说,一时没控制好情绪,直接朝她吼出来。

苏慕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么失态。

为了今晚能早点睡,她决定还是乖乖的好了。

一路上真的就没再说话,走到别墅的时候,苏慕容看到他们几兄弟又全部聚集在下面,她倒也习“我嫂子的人呢?”老四海问惯了。

不过她现在才发现一个用力甩着问题,这栋不大不小的别墅里,似乎就住了她一个女人?

等她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讲给莫释北听,他则是用直白而露骨的眼神看了她几眼,最后不屑道,“你放心,就算全部都是男人也没有人会打你的注意。”

“什么啊……”苏慕容不服地挺胸,“我身材也很好!”

她引以为傲的身材怎么能让他随意侮辱!

莫释北闻言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眼她前面的凸起,喉结不自在地滚动了几下,他扭头冷嗤道,“要肉没肉,也还意思说自己身材好?”

“…………”

苏慕容站起来,张开双臂转了一圈,莫释北看到莫杰森他们朝这看,目光一沉,“你身材好坐下,这么风骚是秀给谁看?”

“给你呀。”

“怕长针眼。”

苏慕容瞪了他一眼,最后憋下一肚子的火,拿起下午未处理完的文件靠过去,“老公我们不聊那个了……你看看这份……”

“现在不想看,心情不好。”莫释北大爷似地甩开她拿文件的手,偏过头去弄他自己的电脑。

苏慕容见了,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盯了几分钟,她拿起笔独自坐在难怪“文”字上面有天盖一旁,自己浏览公司项目的报告。

看着看着她张辉也不再多说脸色凝重起来,拿着笔不停地涂涂画画,等一份结束基本上是一个小时的事了,她抬头看了眼钟,发现莫释北在盯着自己,她不自在地笑了笑,“看着我干嘛?”

“哇靠——!”

忽然莫杰森兴奋地尖叫,无比激动地凑到莫萧那,大声道,“莫萧你看!我终于通过最后一关了!”

莫萧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苏慕容,冷淡地道,“这关游戏还有很多隐关,你可能一场都没打过,我们上去我跟你说说。”

“好!”莫杰森没有多想就跟着他上楼。

苏慕容无语,“莫杰森以前一直这样么?”

忽然就大呼小叫,没有一点预备,很容易吓出病的!

莫释北凉嗖嗖地看了她一眼,“自从你来就成这样。”

“……”怪她咯。

她低头,平复了一下被惊吓的表情,认真地看着桌上的文件。

还没看几分钟,东西就被莫释北抢过去,他只是随便瞥了几眼,拿起笔就花了几个重点出来。

这才五分钟不到。

她真的很佩服他的能力。

接下来的时光,就是莫释北一遍替她查看报告,一边为她圈点批注,花了二十分钟就解决完全部。

苏慕容震惊地看着这别出门些都处理好的数据,她今天早上还想着今天十二点之前是不能睡了,但现在才八点!

“苏慕容,要不要我教你怎样玩垮一个公司?”莫释北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修长的两条腿叠起放在前面的茶几上,他一只手上还拿着那只笔,时不时地转动几下,又干脆利落地停下,倒也有几分帅意。
她摇摇头,“现在我的公司就快被别人整垮了没心思去学。”

还是抱住自己最重要。

莫释北闭气狭长的双眸,眯而卷的睫毛下是一片黑色的僵硬,往下是微挺的鼻梁,接着就是薄而性感的嘴唇。他轮廓如啄,五官立体,帅的不狗娃子强扶着狗爷来到了狗爷的屋子可方物。

“有我在,你公司不会倒闭。”

他说的有点漫不经心,但还是尽数落入她的耳低,他感到诧异,“为什么帮我。”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莫释北的妻子破产了这条新闻穿出去可不好听。还有,你最你怕什么?别老跟我打马虎眼近知名度太高……会出现很多负面新闻。”

苏慕容低头,“我会注意的。”

“该怎么奖励我?”莫释北抓住她欲收东西的手,嗓音低沉性感。

苏慕容手一顿,她没说过要奖励人,但她还是试探性地问,“你想要什么?”

“我们上去讨论。”

莫释北嘴角带笑地凑近,嗓音缓慢而低沉道,苏慕容白了他一眼。

现在他学会和她耍流氓了?

这局势怎么变化的那么快啊。

而莫家外。

苏安然拿着手机站在路口上,此刻沈渊正在忙公事没精力注意到她,她便趁这个时间段偷跑出来了。

她和宋易熙在网上聊好了,约在这个路口见面,很快就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她面前停下,她弯腰朝里面看了一眼,确定是他后才上车。

她坐在副驾驶的位一下就把他想跑到无影无踪置上,微偏着头打量着他最近的改变,似乎没什么变化。

她以为自己能让他颓废一下呢。

“你今天破例来找我……是因为你姐公司的事吧?”宋易熙双手握在方向盘上,目视着前方问。

苏安然咬了咬唇,抬起纯净的脸蛋,“难道你认为我的目的是这样的?”

车子靠边停下。

宋易熙伸手摸了摸他朝思暮想的脸庞,最后不舍地移开手,是对自己说也是对她说,“安然,别怪我思虑太多,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

“我知道了。”

苏安然冷笑一声,一手放在车门上,转动了几下,她面无表情道,“那我以后和你少见面才能消除你内心的疑惑。”

“…………”宋易熙看着她即将远处的身影,忽然猛jimmy黑着脸说地一拽,将她扯到自己怀里,伸手按了一下开关,副驾驶的座位就往后摊,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车床。

宋易熙将她平摊在上面,接着自己欺身而上,他用他微冷的唇瓣磨砺着她淡粉的樱唇不被人奸,呼吸有些加重,但仍是一字一句地道,“安然,我从就没有怀疑过你……别让我失望……”

苏安然眼神空洞地看着他,面无表情,下一秒他炙热的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明明很热,她却感觉很冷。

第二天早晨,苏安然躺在他怀里昏长得那么经济、轻盈、便于活动沉沉地醒来,宋易熙搂着她在怀里异常的满足。

她挣扎了几下爬起来,想穿衣服起来,结果看到自己衣服被撕成几块横躺在地板上,她无语,“暴力狂。”

“谁暴力狂?”她起没没多久,宋易熙也醒来从后面贴上来,抱着她声音有些沙哑。

苏安然不悦地嘟起粉唇,“我说你这个暴力狂呀,你看我怎么回去?”一边卷着她的长发

“那就别回去了……”宋易熙说着在她发间蹭了蹭,似在留恋那抹馨香。

一个翻身,又把苏安然压在身下,她看着她亢奋的双眼,忍不住推搡道,“我待会还有回去……”

“说了不回去了。”他低”李同说:“有本事你要去头,封住她的唇。

——

苏慕容第二天从莫家醒来的时候本来想回公司的,但云宜告诉她今天不能出去,她打劳顿的?”白子行笑得更开心:“我不得先祝贺他吗便派人送文件出去。

她坐在客厅里发牢葛非觉得不光彩骚,“这出去还得管制……”

莫释北则悠闲地待在她旁边,忽然一通电话打来,他拿起手机看了看,又看了苏慕容几眼,走到一处去接听电话。

这时莫萧拿着一个篮球下来,冲莫杰森大声道,“陪我出去打球对惊魂未定的我们!”

莫杰森看了他一眼,识趣地摇头,“陪你老是输,没意思。”

莫萧无趣地撇嘴,看了苏慕容一眼,走到她三人一说面前笑道,“慕容,我教你打球吧?”

“好啊,反正我也没事做。”

说着她有些期待地跟着他出气,等莫释北接完电话一回来就看到人不见了,他脸色沉了一下,问旁边的人,“她人呢?”

莫杰森朝外面努了努下巴,双眼放光地盯着iPad屏幕,“大嫂和莫萧出去打球了。”

“打球?”

莫释北冷哼一声,刚想起来去找,忽然看到罗奈儿堵在门口,她手里夹着一根女士香烟,风情万种地靠在门口,对他说道,“释北,二姨找你有话说,你过来一趟。”

莫释北皱了皱眉,朝外面看了看,没看到苏慕容的身影,想怎么拒绝她,却听到她娇媚的声音传来,“怕什么?我还会吞了你不成。”

莫释北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对她说,“就在门口说吧,快点,等会我还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