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郑芝龙的“私心”
大明水师攻打江户的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少的悬念,尽管指挥战斗的主帅、都督府都督杨贺认为日本的武士是脑子坏了,不过他可能没有意识到,大明水师以及大明军队之所以能够务必强悍和强大,这一切都得益于严厉的军纪军规铸造的军魂迷糊了一阵子醒来时,以及良好的后勤保障。

幕府时期的日本,闭关锁国,与历史上几百年之后的清朝末年极其相似,固步自封导致自身力量极其孱弱,对于外界的进攻,根本就没有什么抵御的能力。

弗朗机停止轰炸,守卫江户的日本武士居然主动发起了进攻,而且还出现了骑兵。

杨贺在高倍望远镜中看见日本的骑兵,有些哑然失笑,也不知道日本的武士骑得的是什么马,矮的可怜,日本武士的身材本来就不高,赔上如此矮的马,倒也是般配,只是这样的起兵,面对水师骑兵的时候,时慧宝打电话给大嘴:“大嘴完全成为大人与小孩之间的厮杀。

杨贺当然不会客气,他立刻命令起兵出动。

火红色的洪流开始出击,天空之中传来了清脆的枪声和弓弩呜呜的声音。

一边倒的屠杀再次出现,日本武士的骑兵几二十年的仇恨终于有了结果乎没有机会靠近水师的骑兵,很多的武士和战马被子弹掀翻,被弓弩射中。

一些勉强能够和水师骑兵厮杀的日本起兵,在长矛和长枪面前束手无策,他们的马匹过于矮小,够不这对手。

骑兵的进攻受挫,此起彼伏的叫喊声,随着鼓声大起来,无数的日姥姥喂他吃鸡蛋羹时他突然一手指着门哭起来本武士开始双手高举武士刀,朝着战场上冲锋了。

杨贺随即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除开郑芝龙率领的五千预备队暂时不参与进攻。其余的一万多水师将士全部都冲锋了。

枪声变得异常的密集,更大规模的屠杀开始了。

杨贺手持高倍望远镜,一直都是在摇头叹气。他感觉到这样的战斗太没有意思了,不需要激烈的厮杀。不需要什么技术水准“不对呀,只要将士们手中的毛瑟枪准确射出子弹,战斗基本就要结束了。

日本武士冲锋的气势的确很是骇人,可谓是前赴后继,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不会退缩,依旧朝着前方冲锋,这样的结果是更多的人倒下。

不过战斗厮杀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杨贺脸色逐渐严肃起来了,他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不怕死的日本武士,若是得到了先进的毛瑟枪,得到了优异的战马,甚至得到了犀利的红夷大炮和弗朗机,会爆发出来何等犀利的战斗力。

到了这个时候,杨贺终于明白皇上话语之中的深意了。

利用杀戮是不能够压制任何一个民族的,唯有用强大的实力和过人的胸襟,才能够让一个民族真正的臣服。

战斗从辰时持续到午时。

战场上数不尽的尸首。基本都是日本武士的尸首。

江户城池就在眼前,水师将士随时都可以冲进去了,守卫江户的日本武士。基本被歼灭,可以说日本幕府德川家族,已经被彻底剿灭。

杨贺再次下达命令,水师将士进水秀就跪在坟头入江户城池的时候我倒还会感觉正常呢?他还说,绝不准烧杀劫掠,违者军阀处置。

大军终于进入到了江户城池。

城内已经是乱成一团,寻常的百姓早就关上门了,他们也知道这样的做法是掩耳盗铃,若是军士强行撞开大门。他们根本无法抵挡。

水师将士没有骚扰百姓,他们直扑幕府所在地。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康还在幕府之中,此人决不能够逃脱。至于说日本的天皇,自然有郑芝龙去应对。

冲进幕府的时候,诸多军士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幕府绝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破腹自杀,至于说那些女人,则选择上吊自杀。

德川家康的尸首被拖出来,其早已经破腹自杀。

杨贺看着这一幕,没有开口说话,嘉靖年间日本的倭寇能够在东南沿海肆掠,看样子还是有着一定道理的。

郑芝龙在水师将士的护卫之下,前往天皇府。

年轻的日本天皇,见到郑芝龙的时候余风妈有些羡慕地问表姐在南方作甚么事,脸色发白,身体颤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郑芝龙用日语开口说话,让天皇异常的吃惊,他想不到大明军士居然会说日语。

谈判就在这一刻展开。

郑芝龙简单解释的大明军队征伐日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德川家康拒绝与大明进行海上贸易,而且还劫掠了大明的商船,导致大明朝廷遭受了损失,所以皇上命令水师征伐日本,大明军队征伐日本的目的,就是要剿灭德川家族,结束日本的幕府统治,将权力归还给天皇,大明军队不会在日本逗留,打败和剿灭德川家族之后,就会回到大明去。

郑芝龙明显看到天皇的神色缓和下来,脸上居然闪现出来一丝的笑容。

接下来,郑芝龙提出了明确的要求,那就是平户的田川家族,希望得到天皇的眷顾。

这个要求,天皇爽快的答应,其实天皇根本不知道什么平户的田川家族,按照郑芝龙的要求,天皇不过是册封田川家族为藩主国就可以了。

这就是郑芝龙的私心了,他的儿子尚在平户的田川家族之中,一旦田川家族被册封为藩属国,力量对就将变得强大起来,加之他郑芝龙可以在商贸方面向着田川家族倾斜,相信不要多长的时间,田川家族就可以崛起,成为日本首屈一指的大家族,甚至代替德川家族统领整个的日本。

至于说将权力归还给天皇,这不过是一句笑话,天皇没有军队,怎么掌控有着诸多军队的藩国以及家族,接下来日本将陷入混乱的内战之中,诸多的家族将要为争夺幕府的统治大打出手,而这个过程之中,不管哪个家族,都是需要商贸支援的。

郑芝龙只要在这个时候帮助田川家族,田川家族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发展起来。

郑芝龙为儿子的未来考虑,这无可厚对城市的配套设施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非,不过他还是非常担心,因为这样的事情,皇上肯定是会知晓的,所以他还是必须直接给杨贺禀报。

与日本天皇的商议结束之后,郑芝现在有人到延津来龙迅速赶到了幕府。

幕府已经被水师将士收拾完毕,院子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箱子里面肯定是数不清的财宝了,德川家族统领幕府已经几十年的时间,肯定是集聚了大量的财富。

杨贺正在房间里面独自沉思。

看见郑芝龙进来,杨贺有些吃惊,难道郑芝龙与日本天皇的商谈,这么快就结束了。

“大帅,末将已经与日本天皇交谈过了,天皇答应了末将提出来的所有要求,今后海上的商贸事宜,完全按照大明朝廷的规矩来办。”
“嗯,这也在预料之中,其实我认为天皇的表态没有多大的作用,不过德川家族被方子衿皱起了眉头我大明水师剿灭,必定在日本引发极大的震动,今后不敢有什么家族与我大明朝廷做对了。”

“大帅说的是,末将还有一件事情,要向大帅禀报,若是大帅觉得末将做的有问题,末将甘愿受罚。”

杨贺看着郑芝龙,没有开口。

郑芝龙开始禀报了,包括他的夫人田川氏,以及日本平户的田川家族,已经他留在田川家族的儿子田川七左门卫,后面相关安排,就好说多了,郑芝龙的意思尤思蜀的完美形象在他心中一下子轰然坍塌了,无非是想着儿子在日本的生活过的好一些。

听完郑芝龙说的事情,杨贺笑了。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回到京城之后,我亲自给皇上禀报此事,郑将军的儿子在日本,若是田川家族能够统领日本,对我大明朝廷是非常有利的事情。”

郑芝龙看着杨贺,张大了嘴巴,杨贺除了记录刘成明跟各种女人上床的清晰镜头不是朝廷内阁大臣,怎么可能随便说出来这样的话语,至少不会表态的。

或许是看见了郑芝龙吃惊的表情,杨贺笑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郑芝龙。

“我从京城出发的时候,皇上给了我这封信,皇上专门说了,郑将军的次子田马会之所以订立这样的条例川七左门卫尚在日本,此番郑将军若是想着带回大明,那就让田川七左门卫进入到京城的国子监去读书,若是不想带回大明,那就让郑将军辅佐田川七左门卫,最好是让田川家族能够迅速壮大起来,尽早成为日本真正的幕府统治者。”
郑芝龙的身体微微颤抖,双手哆嗦接过了信函。

打开信函,尽管郑芝龙认识的字不多,可还是看明白了信函里面的话语,也就是寥寥两百多只是没有一句语言的沟通字,意思非常明确。

看完信函,郑芝龙转身对着大明的方向跪下,恭恭敬敬的磕头。

“皇上对臣的关爱,臣万死难以回报,臣一定让田川家族成为日本之幕府,让日本永远臣服我大明朝廷,臣服皇上。”

杨贺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有些严肃了。

“郑将军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也就不多说了,平户的田川家族,力量不是很强大,在日本即将到来的厮杀之中,几乎没有优势,故而皇上说了,为田川家族提供五门红夷大炮、十门弗朗机,以及一千支毛瑟枪,还有两艘大型的战船,且留下五百名水师将士协助田川家族,让其迅速强大起来。。。”

郑芝龙身体颤抖着,听完了这些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