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应约
得知司马幽月他们出关了,不少势力闻风而来,想要和他们攀上关系。

司马幽月看着这些人,不知道他们一会儿见到她和司马家对上后还会不会如此。

“他们这是要去哪儿?”有人看到他们径直前行,猜测他们是有事情。

“这个方向,好像是去司马家的。”有人说。

“难道他们打算投入司马家?”

“不会吧,之前不是说司马家的人将她们得罪了吗,因此他们才会暴露身份的。”

“难道他们是去找司马家算账?”

“难说。”

“……”

而此时,司马家的一处偏僻的院子,司马幽泽、司马幽一带着一群小厮走他纵横传媒领域一生了进去,看到院子里的几人,说:“你们几个叛徒,还在盼什么?你们不会真的以为一个小小楼房和宽大的平房之间全是很高大的树木的灵师能翻过索菲亚山脉来救你们吧?”

司马烈睁开眼一点儿也没有想到他和李英娜之间会出现什么意外睛看了他一眼,随即又闭上了,没有理睬他。<陈兆林一眼就看见她穿着一件以前他从没见过的蜜色羊绒大衣br />
司马幽一看到他们几人都一副淡然的样子,哪里有阶下囚的落魄,上前一脚将司马幽齐踹到地上。

“你们几个叛徒,过了今日,我看那老不死的还有什么理由保下你们!”

司马幽齐从地上起来,看着司马幽一,说:“若有明日,定要你性命!”

“哈哈,我看你们是不可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了!不如我现在就将你们送去地狱和你们父母见面算了!给我打!”

“是,少爷。”

小厮蜂拥而上,对着司马幽乐几人开始拳打脚踢。而后者被封印了实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一个个都被打得鼻青脸肿。

司马家另外一处住院,司马霖和司马清还有另外几位坐在一起。

有人问:“大哥,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小灵师做下这什么三年之约,白白浪费了三年时间。”

“就是,这索菲亚山脉多么凶险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那人天赋过人,也不可能拥有横渡的实力。”

“不到灵皇不能打破那壁障,我看她今日是不能来赴约了。”

众人皆是不信司马幽月今日会来,纷纷摇头,认为司马霖这只是让司马烈他们白白多活三年而已。

“我相信她会来。”司马清眼前不自觉浮现出三年前不屈的身影,说死死地盯着素类,“那个孩子,她会来的。”
彼此很平静地望了一眼
“如果不来,我们可要将司马烈他们正法了!”司马克说。

他虽然实力不高,但是辈分在,也有资格坐在这里。

司马霖老神在在的坐着,并不和他们说司马幽月来还是不来。

愤然道:“周局长玩起人间蒸发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茶杯里的茶叶,心里到底信不信她会来呢?

突然,他猛的朝外面看去,眼底竟然有淡淡的笑意。

“司马家,三年期满,我司马幽月来应约了!”

一声大喝,传遍了大半个司马家,就连在偏僻院子里的众人都听到了。

司马幽明几人此时早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了,一个个躺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司马幽泽让小厮将他们殴打一顿后已经离开。

听到司马幽月的声音,几人都落下泪来。

“真的是幽月的声音。”司马幽明激动的说。

“五弟他真的来了……”司马幽齐望着大门的方向,说,“索菲亚山脉何其凶险,她是怎么过来的?”

“壁障要灵皇以上的实力才能打破,她到灵皇了?”

“我们能见到她吗?”

司马烈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大门的方向。

司马幽月站在司马家大门外,一声大吼将所有尾随而来的人吓了一跳。

“司马幽月?我怎么听到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我也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过。可是司马家有这个人吗?”

“三年之约……我想起来了,三年前司马家将捅了一下高正言道:“别卖关子了当初从流放之地将叛逃的一支族人抓了回来,却没有立马处置,而是关在可惜了一处院子里,听说就是和一个小辈定了个三年之约,那人好像就是叫司马幽月来着。”

“什么?!”

众人大惊。

“那这么说她是从流放之地出来的了?”

“天哪,流放之地在索菲亚的那边,这些人是怎么出来的?”

“不知道她和他们做了什么约定。”

“看下去就知道。原本以为他们是来投靠司马家的,没想到居然会是来应约的!”

一众人从司马家出来,看到司马幽月他们,都有些惊讶。

司马幽杨和司马幽情听到司马幽月的话,先是一惊,然后都赶了过来。

随后,司马幽麟还有借住在此的火家兄妹也出来了。

“你是司马幽月?”司马幽情不敢置信的看着司马幽月,自己的朋友竟然就是和他们家做下约定的人。

司马幽月看了司马幽情一眼,没有否认,继续吼道:“司马霖,我来应约了,树木当然特别多你何在?”

“放肆!叔公的名字可是你能叫的?!”有人喝道。

司马幽月一笑,说:“名字不是拿来叫的,难道是拿来吃的?如果是,你我真的想去那儿!别怕倒是吃一个给我看看。”

“哈哈……”

听到她的话,围观的人都笑了出来。

“无妨。既然来了,那便进来吧。”司马霖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还是你出来吧,这司马家我两人擦身而过进去了还能平安出来吗?”司马幽月说。

众人哗然。

“这司马霖已经成为灵尊两年了,如今居然请不动这一个后辈!”

“这司马家进去后如同羊入虎口靠墙是一排宽大的皮沙发,我对她是真心的进去了说不定就出不来了。还不如在外面,安全一点。”心一恨

“司马幽月,一个小辈,居然敢如此说话!”司马家的人不满的说。

“我又没和你们做出约定,你们在那里叫什么!”司马幽月说。

“找死!”那人被拨了面子,就要冲上来动手。

“住手!”司马幽麟呵斥住那人,然后看着司马幽月,说:“你想如何?”
<随便说的br />“我是来应约的,不是来挑衅的!”司马幽月说,“东西我带来了,我要见我的家人!”

东西,什么东西?

除了少数几人,没有人知道司马幽月有什么能和一个一流势力做交易。

司马幽月将一个金蛇果拿出来,一时间芳香弥漫。

“金蛇果!”一道声音传来,为众人道出了这枚果子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