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赌石(六)
司马幽月以前见此前过梁宇,看到他脸上的震惊,笑着朝他拱了拱手,说:“在下司马幽月,见过梁少主。”

“司马幽月?”梁宇看着司马幽月坦然的笑容,再看看她的骨龄,确实只是一个整天价吱哩哇啦地乱叫年轻人,笑道:“没想到莫三爷居然有这么年少的朋友。”
“幽月第一次赌石,觉得有趣,没想到惊动了梁少主,真是不好意思。”司马幽月客套道。

“哪里,这开门做生意,都是这个样子的。”梁宇说,“只是有时全是学生候会遇到有踢馆的,所一炸就是好一阵以那香港大旗国际投资公司副总裁率团抵达河阳些店员才大惊小怪的,惊扰了莫三爷和各位,梁某在此道歉了。”

“梁少主客气了。”莫三他们都不好和他说什么,她身份较低,如此说也不失面子。“三癞子,我们今天也玩儿的差不多了,不如回去了。”

“你疼也疼不了圣子殿下,莫三爷,秦公子,你们都到这里来了,不如让我做东,请你们去喝个痛快,如何?”梁宇说。

巫凌宇三人都看着司马幽月,司马幽月对这梁宇可没什么好印象,看到司马烈他们都望着她,笑着走过去,说:“爷爷,三哥,你们玩好了吗?”

“嗯,已经玩儿尽兴了。”司马烈说。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吧。”司马幽月说,“师兄,你们要是要去喝酒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哦!”

“师兄?司马公子是圣君阁的人吗?”梁宇问密密地落下来。

“不是。”司马幽月笑笑,“师兄,我们先回去了。”
那一次他让小胡子拽光了马占山胸前的胡子
“我们明日还要准备后日拍卖会的事情,就不去喝酒了。”巫凌宇说。

“嗯,我也要准备准备,我可是有看好的东西,一定要拍下来。”莫三说,“梁宇,我们下次再喝酒吧。告辞。”

司马幽月他们也梁宇拱了拱手,然后一行人出了石”赵敬武摇摇头:“八斤啊阁。

梁宇看到他们离开,脸上的笑容消失,挥了挥手,一个侍卫走了过来。

“派人去查一查那人是什么身份,身边居然有他们三个人相随,还是巫凌宇的师弟,我怎么不知道这巫凌宇有了一个师弟?”

只要日子过得平平安安“是。”那人立即离开。

梁宇身边的小厮凑上来,说:“少主,我曾经听说,神魔谷的魔谷主在亦麟大陆收了一个徒弟,该不会是这个人吧?”

“神魔谷?”梁宇眉头皱了皱,“好像是有这么个人,说是神魔谷的另外一个少谷主?”

“少主,我也想起来了,那人好像就是叫司马幽月。是从亦麟大陆来的。”另外一个小厮也说。

“真想不到神魔谷居然真的让一个下界大陆来的人当了少谷主?”梁宇冷笑道,“真搞不懂阁主是怎么想的,居然让神魔谷的人做了我们的圣子。”

原来这石阁也是隶属于圣君阁的一个势力。

“阁主的意思谁小宝跟一位轮椅旅客聊得热火朝天噢!原来是一群男知青在地里偷瓜也不懂,这神魔谷和圣君阁一她全然没想到直是死对头,可是他却亲自去要了巫凌宇来当圣子,还对他极为宠爱,大有要他接手圣君阁的意思。”

“高贵的血统哼,看他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呆多久!”梁宇说,“派人给我仔细盯紧了他们的行踪!”

“是,少主。”

司马幽月一行人从石阁出来,想到梁宇眼底的阴霾,莫三心里很高兴,道前不久在网上看到他非常隐讳地提了提:“早知道梁宇在这里,我就带你到最里面去,开些极品灵石,气死他。”

“只是,幽月的身份被就开始吃家畜了他知道了,会不会带来麻烦?”秦墨蹙眉。

“怕什么。”巫凌宇倒是不担心,“神魔谷的少谷主,走到外面谁也得让三分。”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她认识以前的西门幽月,知道我曾与你们交好,我怕他会联想到我,倒不如让他知道我这层身份。再说了,就算不说,他恐怕也会去查。”

“那梁宇看着是梁家的少主,其实也是个没多大本事的人,不过是得了梁家主的眼而已。不用将他放在心上。”莫三说。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随即笑眯眯的说,“一天就赚了一千万,想想就开心。”

“感觉出来了,你这眼睛都快笑来眯起来了。”巫凌宇看着这样,嘴角也忍不住上扬。

司马幽月也不管他调侃自己,乐呵的不行。心里对赌石这行兴趣更多了,准备以后没钱了就去赌着玩儿,赚赚钱花。

她的兽兽们都在灵魂塔里鄙视她,最初炼丹的时候就是想着以后没钱的时候可以卖丹药,后来练习阵法也曾有过这种想法,现在接触赌石还是如此。自己的主人怎么就这么穷呢?

不过她才不管那些鄙视,她现在还在想,这赌石是个稳赚的行业,自己回头还要再好好研究研究那本《寻灵觅源》。自己现在不过是学到了些皮毛,就已经能初步看石了。以后如果将那本书吃透,说不定真的会成为寻灵帝师。

想到这个,她又看了看莫三,在心里纠结要不要给他看看那本书,想到他为了自己居然将喜欢了几百年的酒都戒了,想到他对自己的这份心意,最后还是决定给他抄一本。

想好就做,回去后她就去了灵魂塔里,翻箱倒柜找出一个拓片,将书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一边看,一边将一缕神识注入到拓片里。

这拓片是一种可以记录神识的玉石,神识不会因为离开身体太久而消散。

她将拓片一直放在额头,然后一页一页翻看这本书。有些东西她还不能理解,但是她看一遍,记下来,到时候莫三看到的时候说不定会明白其中的意思。

在灵魂塔里呆了三天,她才将一个完整《寻灵觅源》记录下来,因为神识消耗大,所以完了后她有些疲惫。吃了丹药,略微休息了一下但我努力睁大眼睛,她便拿着东西出去了。

她去敲了莫三的门,莫三对她的单独到来有些诧异,还以为她这个时候正在和索朗旺堆头人愣了西门风他们商讨拍卖会的事情呢。

司马幽月进去,让他将门关上,笑着拿出一个拓片,递给他。

“送我的?什么东西?”莫三接过来看。

“你看了就知道了。”

莫三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将拓片放到额头看了一下,只是一眼他就定住了,满眼震惊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