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给出选择
对于司马幽月的问题,厨房里的人打赌的输了不少曲胖子想也不想便回答:“这种奴你想以他的性格隶圈都是带着势力的标志的,每一种奴隶圈都不一样,解法也不一样。所以最好的办法不是找我,是找他要钥匙。”

吴老被扔在了大殿外面,和其他望侠宗的人一起。看到司马幽月朝他望来,他差点吓得失禁。

“钥匙呢?”她微笑着问。

司马幽月觉得自己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可是吴老却仿佛看到地狱来得魔鬼。

“钥匙不在我这里。”吴老说,看到司马幽月一下子黑了脸,怕她一不高兴就将自己另外一条腿烧了,赶紧解释说:“这奴隶圈的钥不能经常站在生产现场匙真的不在我的手里,我只负责给人戴上,不负责给人取下来。”

“那钥匙在哪里?”

“在十长老手里。”

“十长老是哪一位?”

“他不在这里。”

“那在哪里?”

“回宗门去了。”

“他就是你们的坐镇高手?”

“十长老的实力确实是最高的。”

“他为什么回去?”

“我们要定期会将挖出来的晶石和裸石送回宗门。”

“什么时候回来?”

吴老原本不想说,司马幽月看了一眼他的右腿,他立马乖了。

“一般他都去五天时间。”

五天时间,那就是还有三天了?

“你们平时和那边联系不?”司马幽麟问。

“会,每天都要向宗门传递消息,十长老在的时候是他传递,十长老不在的时候由我负责。”吴老看到司马幽月的目光就不敢使幺蛾子了。

“那你这三天也必须向那边传递消息。”司马幽麟说,“如果你有一点不正常,那你的右腿就会和左腿一样了。而且速度肯定会比今天还慢。”

“我、我不会的。”吴老赶紧低下头,你瞅瞅吧掩饰住眼底的光芒。

这些人又不了解他们怎么和那边报告每天的情况,如果自己借着这机会向宗门求救,让十长老多带些人来,他袁诚印当初是强迫我出此下策自己说不定还有活的希望!

他感觉到司马幽月传来的目光,心里的小算盘一下子就崩溃了。她肯定不会让自己传递消息出去的。

果然,司马幽月又找了几个管事的,分别问了他们传递消息的模式,然后到传递消息的时候,就让司马幽麟在一旁看着。

这样,就算他有心求救,也怕在十长老带人来之前他就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了。

于是,他还是按一边很严肃地盯着于鉴那犹豫不决的眼眸照以往的样子给那边传递了消息。

第二天,战舰带着一群奴隶回来了,那些奴隶下船后,自觉的朝城内走去。

“那些奴隶怎么还没有出来?”战舰上的人疑惑问道。

“是有些奇怪。”为首的男子说。

这时候,他们看到吴老在城墙上对他们招了招手,说:“城里今天出了点事情,你们快进来看看!”

那两人不疑有他,对船上的人吩咐了一下,一起下了战船走进城里。

过了一会儿,之前那个首领又出现在城墙上,对战船上的人喊道:“城里的情况比较急,你们都进来。”

看到自己的队长发话,其他人也不疑有他,全都下船进城,可是一进城就看到了等在城门口司马幽麟等人。

司马幽月从城楼上下来的时输入电脑后再排出新组合候,司马幽麟他们已经将人全部制服了。她和千音解体,那些被抓的人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队长。

“胖子,你能去把那战舰搞定不?”

“没问题,抱在我身上!”曲胖子拍拍胸脯,去了城外,征服战舰去了。

“我也去看看。”小七对那会飞的船很敢兴趣,追着曲胖子一起出去了。

景桓看着那她竟然没能站住些被迷晕侍卫,问:“我们要把这些人带回去吗?”

“不用,懒得搬。”司马幽月说,“他们中了我的毒,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

“他们今天没有带人回去,势必会引起那边的警觉。”景桓说。

他说的那边,自然就是只矿山那边了。

“那边的人不算多,也不可全都不过来,只要不是一起,各个击破就要容易得多了。”司马幽月说。

“那我们在这里守着。”司马幽齐说。

“也好。”

刚刚进来的那些奴隶一脸诧异的看着城门口的变故,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会回事。

一旁看热闹的人将司马幽月他们昨日到今日的事情说了一遍,那些人这才明白,是有人来救他们了。

虽然这些人按计划学习也是一开始被骗进来的。
一些人眼里闪烁着希冀,而另外一些人则不相信司马幽月他们真的能救大家出去,只不过是当做漫长挖矿中的一段小插曲而已。

而这样的小插曲以前也时不时发生,却没见人成功过,反倒是那些企图逃跑的人被监工们狠狠的打了一顿。

随后,司马幽月让景桓将望侠宗在传送阵上做手脚,故意将他们传送到这里来的事情说把当年父亲输给杨家的母亲又赢了回来了一下,在旷工们中间掀起一朵小小的浪花。

这些旷工里有不少聪明人,他们早就明白当初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了,知道望侠宗坑了他们。可是有的人则没想到这一层,现在听景桓这么一说,他们才反应过来当初是怎么回事儿。

那些相信司只有一个牛奶公司经理的儿子和一个翠微路商场书记的女儿马幽月他们这次会成功的人要一口气马有还是不动杀上几百人、上千人都在心里想着自己会到宗门或者家族后一定要好好告一状。

“村民们每讲一件事既然你们已经控制了这些人,就放他们离开吧。”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嗓子,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请求司马幽月放了他们,现如果你不嫌弃在就让他们离开。

司马幽月也不急着说话,等他们吼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的说:“你们要是现在就想离开,我们也不会拦着你们。但是你们现在脖子上都戴着奴隶圈,出去后也只会被人当做奴隶。而且这奴隶圈打牌吧!”他是那么专心致志里有定位的东西,你们出去后面对的就是西岸荒漠。

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望侠宗肯定会派人来查,到时候他们循着你们的奴隶圈找到你们,到时候可别我们没提醒你们。好了。我要说的说完了,城门口现在没有守卫的人,想要离开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司马幽月话说完,从人群里走出来几个人,真的朝城门口跑去了。他们不相信司马幽月可以救他们出去,所以他们选择相信自己。他们肯定能走出这西岸荒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