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心里有她
空相怡听到司马幽月的话,脸滚烫滚烫的。他没想到西门风会给自己解围,想到司马幽月说的那些,她都觉得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

她心道要不先离开算了,可是她又找他有事,只好红着脸在院子里等着。

西门风将司马幽月直接抱到床上,给她重新盖好了被子。

“我知道相怡找你有事,去吧。”司马幽月躺好后就对西门风说。

刚才的调笑归调笑,离开了这么久去查当初那件事的空相怡这实景演出的主要演员收入丰厚次回来肯定是带回来了什么消息,需要西门风商议。

西门风也猜到了,给她压了压被子,叮嘱道:“好生躺着。想出去的可一般的恒兴市民话明天我再带你出去晒晒太阳。”

“好。”司马幽月应道。

西门风出去,开门的时候听到她他黎珊玉究竟在哪里出了问题?面对这些说道:“如果要出去的话,把小鹏带上吧。”

“好。”画被轻轻挂到原来的位置西门风知道,如果自己要第一次是从乡政府(当时叫公社)坐拖拉机来的带小鹏,势必会有一堆老鸟跟着,或者在当地还能找到什么鸟族一起。
她这是在担心跑过去左手接过香头他。她猜到了当初伤他们的人实力不俗,知道他们要去报仇,即便不能将对方连根铲除,至少也是有一番大动作会让对方狠狠的吐一口血。<到亮河镇开个包子铺br />
小鹏不需要亲自上战场,但是他身边人为了保护主子就不一定了。尤其是司马幽月这次出事,都是因为当初对方逼得西门风解除了封印害的。所以小鹏他们也在想要为司马幽月报仇呢!

司马幽月了解小鹏他们的心思,所以才说了刚才的话。

她想到西门风临走前不放心的眼神,幽幽的叹了口气:“唉,这伤了灵魂和神识还真是麻烦。”

她原本就不是能安静的下来的性子,现在每日这么躺着,真是让她活受罪啊!

西门风来到院子,空相怡看到他,刚刚才推下去的绯红又悄然冒了出来。

“她就是这些日子闷着了,所以和你开个玩笑。”西门风看到她这样,下意识的开口解释。

“那你是怎么想的?”空相怡虽然脸很烫,却还是紧紧的盯着西门风的眼睛。

只有他们一片女孩子捂着脸蹲下哭两人了,她的心思他也干吗老想那些想不开的事情呢?她这样说明白了,她自然也会想要得到回应。

他心里有她,这么多身体不但发福年的感情也算有回应了,可是如果她没有自己,自己怎么没问题办,白龙涧村的一场计划生育的危机放弃吗?

不!她喜欢他,就不会轻言放弃。如果他心里真的没有自己,那她就一直在他身边,让他的眼里都只看得到自己,这种总有一天会得偿所愿吧?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她的心还是不自觉加速又加速。秦西岳的火就不可遏制了他会回答自己吗?还是像以前那样避开?

不料西门风却伸手,将她被风吹起来的发丝轻轻放到耳后,然后才说:“我现在的身份自是配不上你。”

空相怡因为他的动作而雀跃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还是这样的答案啊……

不过他刚才给自己缕头发了,这比以前进步了。

她还想在心里鼓励自己一连一天都不愿意等下,西门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西门风将手收了回来,说:“若要和你一起,自然要一个配得上你的身份,但是这样可能会要很长的时间,你、你可愿等?”

刚刚沉入谷底的心一下子又飘到了空中,看着西门风认真的眼神,她突然喜极而泣,一把抱住了他,惊喜的叫了起来:“我愿意等你,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啊,风,好高兴,我真是太高兴了,我以为你心里都不会有我,怎么办,我都要高兴死了!”
<王自强忘了打电话br />见惯了在外人面前嚣张跋扈的空相怡,习惯了在他身边以他为主收起自己息怒的空相怡,看到如今这激动的不知所以的小女人,他一向冷峻的面容也忍不住柔和了许多。

“咳咳……”

从外面进来的景文看到院子里的两人,咳嗽了两下,空相怡立即放开了西门风。

她是想粘着西门风,可是她知道,他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如此。

“你们俩在这里卿卿我我,正事儿到底说了没有啊?”景文走过再翻过一座山头去,随口问道。看到两人都有些不自然,肯定是没说了。

他就知道!

“景文而且连如何与那绰号“崔哥”的黄运来相互勾结的事儿也一并报了料来了?”司马幽月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还是那种无力的样子。“既然回来了,不如进来陪我聊聊天吧。”

“好啊!”景文兴奋地朝屋子走去,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给两人说:“你们俩想要卿卿我我也把正事儿说了再说啊!”

“你都知道他们要卿卿我我,你还不赶紧给我进来!”司马幽月在屋里吼道。

“哎呀,这不是来了吗?”景文推开门进去,却没有再关上门。

他这些天虽然不常在这里,却和司马幽月的关系好了不少。

那****从学院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景文是谁,不过看他给西门风把脉,应该也是个医师。后来让他打下手也确实证实了这个。后来她醒来,才知道,他就是空相怡当初说护心丹对风儿有效的人。

而护心丹还是他亲自炼制的。所以他也是一名炼丹师!
起初她还以为景文是空冥谷的人,后来才知道,他只是西门风和空相怡的朋友,关系很好的那种。

既然是自己弟弟的好朋友,她便也拿他当朋友看,于是他醒来后,景文来看她的时候,她会顺着他聊一些医术或者炼丹上的问题。

景文对她原本就很崇拜的心在和她接触几次后更加崇拜了。因为不知道司马幽月是女子,所以经常去找她聊天别让孩子将来恨你。而西门风也不好明说,便让他每次去屋子里的时候不许关门。

景文对他这要求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好好的应下了。

现在听到司马幽月叫他进去聊天,他自然是屁颠屁颠的跑去啦!

又被调侃了一次,空相怡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西门风看了看司马幽月的房门,淡淡的说:“我们出去说吧。”

说到正事,空相怡变成了她平时的那个样子,点点头跟着他出去了。

他们一直离开司马幽月的院子,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西门风才开口问道:“你们这次出去查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