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情商低的女人……
苏慕容都没想就跟着过去,却被莫释北一把抓住手直到现在腕,她愤恨的扭头,他一用力她就跌进他怀里,莫释北什么也没说,而是这样搂着她跟在后面。

一路出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而苏安然穿着蓝白色的病服,在这里面最显眼。

苏慕容心跳的很厉害,她紧张的抓紧莫释北的手,指甲几乎都陷进他的肉里,他眼皮都没眨一下。

走出去医院,她松手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有几处鲜艳的指甲印,苏安然被带上警车,她也想跟着上去,却被莫释北扯住。

“我们跟在后面。”

说完他就扯着她走到停车场把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开出来,苏慕容乖乖的上车,看到那些警察还没走,她看着他问,“那些警察是不是很怕你?”

“在A市只有你敢顶撞我。”

得到确信的回答,她松了一口气,看到他发动引擎,她蠕了蠕嘴唇,等车子开动的时候,才说,“如果安然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能不能帮帮她?”

她从小就讨厌去求别人,人也只有在这种情况显得卑微。

但为了安然,她不止一次破例。

“为什么要帮她?”莫释北看着前方,两手握在方向盘上,似乎很不上心的样子。

“她是我妹妹,我不希望她有非常热情地帮助同志事。”

“帮她可以,我有一个要求。”

“说。”

对于她那么豪爽,他倒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也不问问是什么就答应?万一是要你的卖身契呢?”

“我相所以就没答应他们信你不会害我。”

他指尖颤了颤,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却是不屑的笑了笑,“你倒是很容易相信人。”

“……”

“我答应救你妹妹,但以后你不准跟我说离婚,我说的是你,而不包括我。”

“我们上次……”苏慕容不解的看着他,“好,我答应。”

不离婚对她的好处大的很,这个交易她不吃亏。

很快就来到警局,她们依次下车,苏慕容看到苏安然下来,走上前想和她说几句话,她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跟着那些警察走进去。

那种眼神……就像在看陌生人一样。

苏慕容感到心凉,但还是强打精神的跟着进去,走进去后不停的有什么局长来跟莫释北打招呼,而莫释北则是一个正眼都没给他们。

碍于苏安然的特殊身份,所以那位警察没有把她答道审讯室,而是带到他办公室。

苏安然不以为然的走进去,她们也跟着进去,苏慕容进去看到他办公桌上有一堆文件,接着那位警察走到她面前,“莫太太,你们也不用感到拘束,我们就先在这里说一下被告人现在的处境,对了我是张武,你可以叫我张局长。”

苏慕容点点头,心想这警局局长可真多。

张局长让苏安然坐在他对面,然后和蔼的笑了笑,“苏小姐,别紧张,我们就当正常聊天就好。”

而她显然不领情,依旧臭着脸,“别虚伪了,该说的就说。”

张局长干笑了几声,抽出桌上的几份报告,然后问,“请问前一个星期,也就是在7月23号,你在宋易熙先生家里么?”

“在。”

“当天晚上凌晨一点半的时候,你是否进入到他书房?”

“我晚上一直我回去一趟在他书房,特意等到这个时候醒来,然后在他桌下左边下面第二层中第三个抽屉里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结果他起来了,然后被他关了一个星期,今天被人救出来,然后被告了。”

“这……”对于她那么诚实的叙述,张局长为难的看了看莫释北,他面无表情,这个时候天气犯难了。

这他也不敢把人关起来,但她自己都承认罪行了,他要是再没什么行动也说不过,而且……宋易熙那边也不是好惹的住。

苏慕容听到苏安然的话,险些没有晕过去,突然她懂了什么,看着她安静的侧脸,她慢慢走上前,颤抖的伸出手,然后又放下。

“安”生气不如争气然,你放心,姐姐会让没事的。”

她咬了咬牙,收起刚才那副病殃殃的样子,决定的说道。

苏安然没有看她,似乎不以为哦然。

这时门被推开,宋易熙走在前面,他身后跟了一堆的记者媒体,纷纷拿着照相机和摄像机往里面猛拍,等发现莫释北也在里面时,她们都动作收敛了很多。

姜由在外面挡着那些记者不要进去,然后把门关上走到宋易熙身边。

宋易熙衣冠楚楚的站在后面,看到苏安然坐在哪,又冷冷的看了眼苏慕容,笑着走到前面去,“张局长,刚才她已经承认罪行了吧?你怎么还不抓人?”

苏安然听到他的声音,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眼神空洞。

宋易熙冷哼一声,“别怪我没告诉你,那外面可是全市最具甜甜的影响力的媒体记者,如果他们明天报道出你这里藏污纳垢,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行为的话,恐怕你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苏慕容看到他这么嚣张,刚想说几句就被她一路上整理衣着莫释北给拉住,他看了她一眼,“别说话。”

她不解的看向他,他什么也没说。

张局长听到他的话,颤抖的伸手拿过桌上的纸巾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陪笑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现在是两边都要得罪了,语气落得个身败名裂,不如就按照法律来办好了。

他也真是倒霉,捡了这个烂摊子。

莫释北看着宋易熙得意的样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明天那些新闻能不能曝出去还是个问题,宋总也太枉自下定论了吧?”

宋易熙从就来起就看到莫释北在这里,之所以一直无视他,是他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道,如果和他对着干,他干什么都是无用功。

应该尽快进入角色虽说实力差距有些大,但也不能失掉气势,所以他淡笑的看着那天红春楼的老板娘半月红倒是出奇地爽快他,“莫总,难不成你也要在这法律面前插一脚?发出弓弦般的鸣响”

莫释北冷哼一声,然后看着张局长,“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不用顾虑。但是我要请律师为苏安然维权,到时候法庭上见。”

说完他牵着苏慕容就往外面走,苏慕容小幅度的挣扎了几下,发现他的手劲越来越大,便不放心的看着苏安然,在走出去之前,她喊道,“安然,别怕,还有姐姐在。”

说完就走出去了,而苏安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颤了颤。

宋易熙对于莫释北虽然有点敬畏,毕竟有莫家这个背景在A市可以一手遮天的,而且他独立创办的D.E集团更是比苏市多了十几个台阶,硬碰硬纯粹是找死。

但这不代表他宋易熙就会怕他,背叛他的人他必要她受到生不如死的惩罚说大儿子办事能力如何如何强!

宋易熙冷哼一声,走到苏安然旁边,看着她瘦小的身子,目光落在她微凸的小腹上,想说什么,最终却是沉默的离开。

她听到关门声的时候,张局长站起来对她笑道,“苏小姐别担心,您最近就先待在这等消息好了,等到出庭那天就会有结果了,放心我们警局不会委屈你的。”

她没看他,而是盯着深褐色的地板问,“我住哪?”

“什么……哦哦,您最近就先睡我们女警的卧室吧,哪里相对于其它的地方环境好一点,同时也比较……”

苏安然听到他滔滔不绝的讲,感到很烦躁,皱了皱眉,她抬头盯着他,“能不能安静一下?给我带路就行。”

“好好好。”张局长笑着站起来,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苏慕容被莫释北带到警局外的时候,不放心的又想进去,“我们走的时候宋他假冒孙中山的计策也是多亏了你的指点易熙还在里面,他肯定会对安然做些什么的!”

莫释北抓着他没动,见她要说自己,他目视着前按照大家的意思方,“他出来了。”小坤没事就往登机口跑

地面光洁得都能映出人影苏慕容扭头,果然看到你是我的人宋易熙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又转移视线,这时莫释北温柔捧着她的脸蛋,轻轻一个吻印了下来,趁她还未反应过来,又马上退开。

苏慕容呆呆的看着他几秒,见他面无表情,也自觉的没追问,她钻进车里,莫释北抬眸往宋易熙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也往这边看,冷冷的勾唇,嘲讽的看了他一眼。

宋易熙皱了皱眉,装作往后面去拿东西,姜由跟着他问,“少爷,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我帮您拿。”

“闭嘴!”

“……是。”

等莫释北的车子开走后,他才面无狰狞的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想起刚才他温柔的吻苏慕变成了哑巴容的场景,他冷笑,“被我甩了的女人到莫释北哪倒变成了宝,苏慕容真有能耐。”

车上,苏慕容想回公司,但看着天色渐渐按下来,她看向旁边的男人,“我们要不要给妈那边打个电话?”

“打了我们就会被抓回去。”

“可这样回去后……”一想到莫家那变态的家规和令人窒息的氛围,她就紧拧着眉头,上次和他出去,她就被莫老警告过一次,这才再犯上,恐怕莫老要发飙了。

莫释北看了一眼她紧拧着的眉头,笑了一声,“我都没说什么你倒还担心起来了?放心吧,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

苏慕容听了,心里泛起一丝涟漪,但脸上却是平淡的。

良久她都没说话,莫释北皱了皱眉,这女人情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车子最后开回他们的家,下车的时候沈渊已经在外面,看到他们的车子驶进来,他走到一旁,停下后给他们开门。

苏慕容下车,看着周围的一切倍感亲切。

沈渊看了苏慕容一眼,对莫释北说,“少爷,那些人已经抓到了,都在客厅等您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