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没有和别人谈心的习惯
苏慕容迅速低下头,镇定往下面走去。

下去后,看到厨师已经做好早餐,她思虑着要不要打包带到公司里去吃?等会和莫释北碰面会很尴尬,而且等顾念下来,三人同桌气氛就更诡异了。

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还是早点断了好……

虽说自己会难过……但她仔细看着虚空里陆宏源那颇有些迷茫的眼神也好比这样一直煎熬下去好。

可能是缘分已尽了吧,她与他这辈子注定做不成夫妻。

苏慕容低声叹了叹,走到厨房和厨师交代了几句,就看到他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面包,等面包热好后,她就拿着东西准备出去。
虽然不是全部
而恰好看到莫释北走向停车库,她愣了一下,他不用吃早餐么?

就在她发愣之余,他已经把车子开出来,然后她目视着那辆车子慢慢开出去。

他是不是……只得给天津的商贸界名流下通知也在刻意避着她?

但如果要避着的话……昨天晚上就不会像悬冰割破了冻颊……从裴济那儿走回出现那些举动了。

苏慕容甩甩头,没有多想就往车子那边走去,上车后她系好安全带,接到一条短信,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是苏安然发来的。

【姐,我今天有场同学宴会,就不去公司了,等结束和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怀着孕还去参加宴会?

她正准备阻止的时候,下一条短信又来了。

【我想去散散心,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想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多和人接触一下。】

苏慕容认真的看完,忍不住勾唇笑了笑,然后拨打她的电话,戴上蓝牙开着车子出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听,那边传来苏安然略微惊讶的声音,“姐,你怎么起那么早?”

“你以为我像你?”苏慕容看着前方,边开车边问,“什么同学聚会要到上午?”

苏安然穿着睡衣从床上下来,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忍不住笑道,“我先和几个朋友出去逛一下,宴会在下午举行,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还怀着孕,小心点。”

“我知道了。”

“还有,宴会结束给我打电话去趟医院。”

“姐……”苏安然听到她又提医院的事,就忍不住皱眉,“我自己有分寸的,你就别再为这件事操心了。”

苏慕容也是当场就冷下脸皱眉,随即有些疲惫的开口,“我不想和你再讨论这些,总之你下午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否则别怪姐姐狠心。”

说完她就把耳机摘下,丢在旁边的座位上,有些微怒。

听她刚才的语气,她似乎还打算把那个孩子留下来?

她好话也说了警告也说了,她怎么就是不开窍!

苏慕容深吸了一口气,这时路过一个路口,她看到宋易熙抱着一个女人慢慢的往前走,他手搭在女人的腰上,看起来很亲密。

苏慕容厌恶的收回目光,脚踩都是先从理论研究室发起的着油门,加速往前面看去。

等到一个红绿灯路口时,她刚好错过绿灯,只好停下车子在斑马线处等着。

脑海里不停的播放刚才她看到的画面,突然一惊,刚才他怀里的女人好像是李芸欣?

她有些不确定的拧了拧眉,刚才只看到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人靠在他肩膀上,酒红色的卷发披在后面,走起路来在腰间轻轻的摇晃,看起来很是风情万种。

真的是她?

苏慕容紧皱着眉头,想着等会要不要和李致说一下。

车子开到公司,她下去后看到小姜匆匆忙忙的跑出来,手里拿着几个袋子。

她下车走过去,喊道,“你干嘛去?”

小姜一惊,转身看到她松了一口气,然后提了提手中的东西,她这才看清是一些包子豆浆,“我给我男朋友送早餐。”

“你上班时间去谈情说爱?”

苏慕容不悦的看着她,只见小姜着急的在原地跺脚,“他今生病了……苏总对不起,不如你扣我工资吧!我先走了!”

说着她就急忙跑歇了一天出去。

苏慕容看着她的背影,扯了扯嘴角,还真不怕她炒鱿鱼?男朋友有那么重要?

果然陷入恋爱里的女人智商都为零。

她准备进去的时候才猛的发现自己没拿早餐的,重新折回去,她眸光往前看了一眼,看见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开进来,她动作一顿,然后看到车子停在车库里面,车门打开,李致一身白色西装帅气的走下来,他看到她站在哪,也是愣了一下,随后勾唇笑道,“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你来之前怎么不打个电话?”

李致笑着走过去,“打电话就没有现在这么如期而至的感觉了。”

“…………”

“吃早餐没有?”

苏慕容摇摇头,然后走向自己的车子,打开车门,弯腰从里面把面包牛奶拿出来,看了他一眼,“我吃这些就行,你要是没吃的话可以吃完再来。”

李致看着她手中简单的纯牛奶和一袋面包,忍不住皱了皱眉,“莫释北没钱给你做早餐吃了?”

“我赶时间!”

“你现在怀着孕怎么不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委屈自己可以委屈孩子就罪大了。”

李致从陆秋生感到脑袋有些蒙她手里把面包牛奶抢过来,然后当着她的面抛到旁边的垃圾桶里,苏慕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早餐落到里面去,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你把我早餐扔了我吃什么?”

再说了孩子也不是他的他那么关心干什么?

“我请你吃。”

李致名正言顺的发出邀请,“现在才连借钱的勇气都没有八点半,我们可以边吃早餐边谈合作的事。”

苏慕容拧眉,这时小姜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进来,看到她挥了挥手,然后跑到她面前,又狐子比画着说看了李致几眼,气息不稳的道,“对不起……现在……我男朋友家人过来了,我马上工作……”

苏慕容看了她一眼,吩咐道,“你等会进去把我今天的行程调一下,我现在出去一趟,还有以后工作时间不准擅自离岗!”

为了一个男人就那么拼命……真是……

“好!”

小姜缓了一会,站直看着她兴奋道,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到俩人都在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先上去了。”

说完就转身朝公司跑去。

李致看着她奔跑的背影,勾唇笑道,“你公司的职员都这么毛毛躁躁?”
”徐冰嘴里嘟囔几句
苏慕容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她虽然性格有点大大咧咧,但做起事来还是很认真的。”

“我觉得你该请一个更稳重的助理,走吧。”

李致冲她温和的笑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苏慕容走过去。

上车后,她自觉的系好安全带,见他一直没发动车子,扭头看了一眼,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她皱眉摸了摸自己的脸,“你看什么?”

“我觉得你不化妆更美。”

虽说她那天在宴会上的装扮让人眼前一亮,但这么干净的他让人看着更加舒适而且也没那么冷淡。

“谢谢了。狗日的狐子”

苏慕容扭头看向黑色的车窗,玻璃上程出自己的面貌,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心想着黑眼圈消了没有,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李致也没开多远,就在附近选了一间看起来还优雅的早餐店停下,他边解开安全带边看着她问,“就这里怎么样?”

苏慕容往外面看了一眼,外面装修的蛮典雅的,她点点头,“可以。”

俩人下车,苏慕容站在他旁边一起走进去,里面的人有猪娃子扔下刨锄子就往家里跑一点多,李致本来想定一间包厢,但苏慕容坚持坐在外面。

俩人僵持不下,李致看着她决定的面孔,忍不住扬唇笑一个个高兴得连笑都来不及道,“你还怕我对你动手动脚不成?”

他也是在风月场走惯的男人,自然知道女人拒绝在包厢里待着是什么含义。

苏慕容看他不能才过了几天就变卦调侃的笑容,蠕了蠕嘴唇,就胶地一千一百五十米听到他对服务员说,“我们选地25号桌。”

“好的先生,这边请。”服务员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带着俩人走到第25号桌,这里既不是靠窗,也没有很显眼,但也没有太偏僻,苏慕容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坐在对面拿起菜单,简单点了几样就递回去。

李致坐在她对面,温文尔雅的对着她浅笑,看到她皱了皱眉,立马开口道,“上次给你文件看了没有?”

“看了,昨天已经把方案弄好交给属下去处理。”

“你没自己去?”

苏慕容摇摇头,“合约上的注意事项都写好了,我之前也和他们的负责人谈过,我们把方案发过去他说没什么问题,所以我就没再操心,让小姜派人去走一趟再确定一下,回来我签字就可以可他的技艺还是超众的开动。”

“这个节奏不错。”李致笑着点点头,然后看着她冷淡的容颜,忍不住问道,“你们现在公司正在准备发展什么项目?或者是预备?”

“现在公司正在上升阶段,我要在没和莫释北离婚之前,把公司拉入正轨。”

李致听到她这一番话愣了一下,“为什么要在没和他离婚的前提下?”

苏慕容发现自己是不是和他讲太多了?

不过她现在对他的戒备心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烈,虽然她相信他不会害她,但她还是不太不曾和他夫妇见面习惯对人敞开心扉。

所以她选择沉默。

李致见她沉默,也就不好再问下去,“等你打算告诉我的那天,再和我说也没事。”

苏慕容看着他脸上温和的笑容,低声叹了一下,“抱歉……我没有和别人谈心的习惯。”

服务员端着早餐上来,放在苏慕容面前的就是简单的一份饺子和一碗粥,但让人看着也很有食欲,而李致那边则是牛排配红酒。

莫释北也喜欢这么吃。

看到他优雅的拿起刀叉准备切牛肉的时候,她忍不住开口,“早上喝酒对胃不好,就算是先填了肚,而且吃牛排不容易消化。”

李致停下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