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闪电战(10)
蜂拥而至的流寇,在密集的枪口之下哀嚎,无数的流寇倒在了地上,更多的流寇踩着同伴的尸体,奋不顾身的朝着夔州府城的方向冲击。

这一幕让刘泽清有些恍惚,难道说流寇真的不怕死,眼看着同伴成串的倒下,都不知道躲避吗,码头方向隐约传来的炮声刘泽清当然听到了,他也知道码头方就是向的进攻已经开始了,这也是郑家军所有将士加强戒备的信号,要知道码头方向的流寇,肯定是会大规模的逃往夔州府城的方向,果然一个多时辰之后,大量的流寇出现在官道之上,他们的眼睛里面带着是惊恐,拼死的朝着夔州府城的方向冲锋。

射击已经持续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了,倒下的流寇不计其数,官道早就被鲜血染狐子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红,尸首甚至堵塞了官道,可还是有流寇朝前面冲过来。

刘泽清暗暗骂了一声晦气,难不成要将这些从码头逃过来的流寇杀完吗。

只要还有一个流寇在冲锋,射击就不可能停止。

刘泽清的心当然很硬,绝不会软下来,他可不想做什么招降的事情,东面官道上的战斗,俘获了三千左右的流寇,大帅的神情就很不好看,要是这个时候俘获更多的流寇,还不知道大帅会不会勃然大怒。

夔州府城的方向,是李岩和苏从金负责防御,在防御的人数上面,刘泽清和李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很痛苦岩商议之后做出了调整,守候在南门之外的神机营将士,达到了八千人,剩下的一万一千人,由刘泽清指挥,四千骑兵营的将士。分出了两千人戒备夔州府城的东门、西门和北门,其余的九千人负责抵御这样前来增援的流寇。

不这样就投降啦?那以后叫你摇白旗的时候还多着呢过码头方向的流寇,明显不是前来增援的。而是逃命来的。

战斗过程之中,郑家军将士几乎没有伤亡。冲锋而来的流寇,手里举着钢刀,没有任何防御的措施,如同无头苍蝇一样朝着前方冲锋,这岂不是诸多将士的活靶子。

眼看着倒地的流寇越来越多,刘泽清终于明白了,这些流寇不是怕死,而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了,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人,已经成为了行尸走肉,或许是在码头的时候,被犀利的破获夺取了胆魄和灵魂。

一面射杀冲锋的流寇,一面也要注意到夔州府城之内的流寇,毕竟张献忠和刘文秀等人都在府德阳银行伍建辉会全力支持我们城之内,郑勋睿的命令也来了,再核实了张献忠和刘文秀都在府城之内的消息之后,郑勋睿要求刘泽清死死的围住夔州府城。等候郑锦宏的到来,这期间不管遭遇到什么困难,不管郑家军面临多么重大的伤亡。都必须要坚持住。

刘泽清和李岩等人,刚刚接到命令的时候,免不了紧张,他们担心最坏的局面出现,那就是西面的七万流寇和码头的四万流寇同时扑向夔州府城,而府城内的三万流寇也打开城门开始冲锋,要是出现那样的情况,那两万郑家军的将士,就真的需要有三头六臂了。

不过这样的局面暂时没有出现。夔州府城之内迟迟没有动静,就连善于分析的李岩都感觉到奇怪。怀疑张献忠是不是在府城之内,为什么没有任何的表现。刘泽清则是认为,张献忠前面有被打败的惨土改工作组的负责人刘组长正在门口刷牙重教训,短时间之内是不敢与郑家军面对面厮杀的,再说夔州府城之内流寇的人数不多,张献忠和刘文秀派遣的斥候,学生们都很喜欢悉数被郑家军将士擒获与斩杀,如此情况之下,张献忠是不敢贸然发动进攻的。

时间的推移,对于郑家军来说是最为有利的。

听到码头方向传来的炮声,刘泽清和李岩等人完全放心了,他们很清楚,郑锦宏和炮兵营很快就要前来驰援了,到了那个时候,张献忠及其麾下流寇的死期就要到了。

最为指挥官的副总兵刘泽清,甚至亲自拿起了毛瑟枪射击,他感觉到这次的战斗厮杀,不需要消耗太多的脑力,只要按照大帅安排部署执行就可以了,诸多将士需要的就是士气和勇气,一直都保持高昂的斗志,面对任何方向进攻的流寇就好了。

唯一辛苦的是骑兵营的将士,他们需要警戒东门、北门和西门的动向,还要时刻注意是不是有城内派遣出来的流寇,同时他们更要将这些地方的情形及时的禀报。

郑勋睿的脸上已经流露出来笑容。

源源不断的战报被送来了,码头方向传来的炮声,他也隐约听见了一些,尽管说声音很小,这期间他也是非常担心的,任何的战斗厮杀都不可能部署的非常完美,此番的战斗厮杀,郑家军最为不利的就是人数不够,一共也就是四万的战斗部队,加上一千人的亲兵营,以及两百的女兵,面对的可是十五万的流寇,不管如何的安排部署兵力,都会显得捉襟见肘。

让郑勋睿没有想到的是,恶劣的气候帮了他的大忙,张献忠做出的部署更是锦上添花。

十五万的流寇分为了四个部分,驻守在夔州府城的流寇不过三万人,东面官道一万人,西面官道七万人,码头四万人,力量最强的西面官道的流寇,距离夔州府城近二十里地,本来是准备进军顺庆府的,要不是风雪的阻拦,说不晚上定早就出发了。

这样郑家军的进攻阻力就小了很多。

要不是考”“那你让我去哪儿?”“和他同一条路虑到张献忠和刘文秀就在夔州府城之内,郑勋睿甚至打算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了,不过他的主要目标还是张献忠。

让郑勋睿感觉到遗憾的是,他没有命令郑家军在突然进攻夔州府城的时候,一举拿下南门,接着杀进城内,其实当时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安排,因为他不知道张献忠在什么地方,而且从斥候侦查到的情报得知,张献忠已经准备撤离夔州府城了。

如此的情况之下,郑家军要是攻入到夔州府城之中,陷入到府城之内的争夺战,那么张献忠就可以趁机率领大部分的流寇撤离,朝着安庆府的方向,或者是湖广的方向而去了。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将张献忠和刘文秀等人围困在夔州府城之内,就是最大的胜利,接下来就是坚持到我绝望地叹了一声炮兵营抵达了。

一匹红色的战马飞驰而来,稍稍注意一下,就能够发现这是一匹汗血宝马。

骑马的是王小二。

看见王小二,郑勋睿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他知道郑锦宏的消息来了。

“报,总兵大人已经占领码头,正在运送火炮,预计三个时辰左右可以抵达夔州府城,码头方向逃离的流寇,正在朝着夔州府城的方向而来。。。”
<”“你咋能这样说话br />“很好,王参将,你辛苦了了,不过你不能够歇息,马上将这个消息禀报刘泽清,要求他们做好准备,阻击码头方向来的流寇,此外斥候必须加强对西面流寇的侦查,看看他们究竟有什么动静,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我想他们应该有动作了,我们能够阻止夔州府城之内派出的流寇,却无法对付西面过来的流寇,按说这么长的时间她对吴丽敏说没有联络了,张献忠和刘文秀应该有所动作了。”

王小二没有耽误时间,迅速上马去传达郑勋睿的命令。

王小二所骑乘的汗血宝马,是郑勋睿赏赐的,要知道郑家军一共就是五匹汗血宝马,郑勋睿有两匹,总兵郑锦宏有一匹,徐望华先生有一匹,剩下的这一匹汗血宝马,就赏赐给了他这个斥候营的负责人了。

王小二非常爱惜这匹汗血宝马,甚至不准其他人喂食,每次都是亲自喂食,而且亲自洗刷,骑乘的时候也非常的小心,不过这一次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能够及时的禀报情况,他是来回在佟定钦受气回来之初的奔波,有意思的是,放开的汗血宝马,显他家就喝了五天的脏水得异常的兴奋,速度也是飞快。

王小二从未如此费力的骑乘汗血宝马,一直他摸到了抹脖子上面红色的汗滴的时候,大为紧张,以为汗血宝马太过于劳累,之后郑勋睿才专门告诉他,汗血宝马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脖子上的汗滴带着血色,这并不是汗血宝马太辛苦。

王小二传到了郑勋睿的命令之后,没有马上离开,他和刘泽清一样,也拿起了毛瑟枪射杀冲过来的流寇,一直到刘泽其实清专门提醒他,必须给大帅禀报情报的时候,王小二才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手里的毛瑟枪,其实刘泽清知道,王小二肯定是心疼汗血宝马。

作为郑家军的副总兵,刘泽清也渴几天来望能够拥有一匹汗血宝马,听闻此次大帅已经要求陕西巡抚文坤大人,务必采购到十匹汗血宝马,他就知道,此番战斗之后,大帅一定会赏赐下来汗血宝马的,这汗血宝马乃是马中之王,不仅仅是他刘泽清,包括杨贺、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王允我可一定要休息了成等副总兵,谁都想着能够拥有一匹汗血宝马。

当然前提就是作战能够立下大功劳了。

王小二离开的时候,夔州府城之内依旧没有什么动静,进攻的流寇势头明显减缓下来了,或许这些流寇开始清醒了,如此不要命的冲锋,那就是白白的送死。

不过隐约之间,刘泽清感觉到,夔州府城之内应该有动静了。(未”赵信的手下连滚带爬跑了完待续。)